說真話的人被開除 來源:ChrisSchuepp@flickr,CC BY2.0 黨員對黨的決策不滿,四處放話,惹惱了黨中央,最後被開除黨籍,而被開除的人卻宣稱「說真話的人被開除」,暗指黨的專斷獨權,拒納忠言。那麼同樣的情境若發生在企業中呢?社會新鮮人該知道的是,作為一個員工最基本的守則就是「絕對不可對外詆毀公司」。

 

民黨中央委員李柏融被開除黨籍,他說,說真話的人被黨開鍘,國民黨令人失望。19日會出席全代會,盡他的黨員權利與義務。李柏融近來對國民黨的批評毫不保留,怒斥黨不聽真話,對黨員質疑總統準參選人洪秀柱連署書的真實性無法釋疑,竟開除他的黨籍,做法專斷。他說,黨要開除他的黨籍又沒有讓他說明的機會,不夠民主。(2015/07/15 聯合新聞網

這裡要談的不是國民黨的家務事,亦無意論其是非對錯,而是類似的狀況在企業中也常會發生。對於一位社會新鮮人而言,透過這個事件要瞭解的是,做為一位員工應遵守的基本原則,也是最容易犯公司大忌的事情,那就是——「絕對不可對外詆毀公司」。

抱怨只能對內不能對外

講真話卻受到處分真令人沮喪,新鮮人一進到公司,沒多久就可以發現許多問題,許多不合理的地方,尤其是做了一陣子之後,事情熟悉了、狀況能掌握了,就常有機會發現怎麼公司的決策竟然是錯的,上面交代的事情,現實狀況根本就不是這樣,年輕人本著滿腔熱血,為公司未來的發展著想,怎能讓公司誤入歧途呢?

小張的心情沮喪,最近給公司的建議總是被打槍,這天遇到隔壁單位的小王,由於兩個單位的工作性質相近,鬱卒的情緒終於找到發洩的出口:「公司這次這個案子的方向根本就是錯誤的,我接觸到的客戶,想法完全不是這樣子,但公司卻偏偏要反其道而行。若照目前這個做法繼續下去,客戶一定都會給得罪光。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公司的營收就要面臨嚴重打擊,而最重要的是,萬一被競爭對手超越,那後果才真的是不堪設想。

小王比小張資深好幾年,聽了小張的分析後,也覺得頗有道理,「那你有跟你們主管報告過嗎?

當然報告過了,我一發覺這個情況後馬上就去跟主管報告了!

那結果呢?

小張搖著頭,沮喪著說:「說了也是白說,雖然主管有跟老闆提過,但卻沒有任何改變。上面的人做決策專斷獨權根本就不鳥你,而且自己的職位那麼低,沒人會把你的話當回事。

小王聽了也是感嘆的說:「沒錯,我們是第一線直接接觸客戶的人,客戶的想法我們最清楚,會有什麼反應我們也最明白,這次的方案一旦推出去,勢必會造成客戶的反彈,到時候我們該要怎麼面對客戶?

是啊!到時候擦屁股的也一定是我們,」小張的看法得到小王的支持,罵得就更用力,「X!倒楣的事情總是我們這些基層的員工在做,公司為什麼就是不聽我們的建議,做出正確的決策呢?

小張與小王兩個人就這麼你一言、我一句、一來一往的訐譙著公司。

某日小王的客戶來到公司,跟小王在接待區坐著談事情,小張這時剛好經過,聽到這個客戶正好在詢問有關公司最近推出新政策的事情,一看就知道有不少抱怨。小張見機不可失,跟小王打了聲招呼,加入了戰局,終於有機會可以跟客戶大吐苦水了。

儘管客戶抱怨連連,而且這些狀況小張與小王事前早就預料到,也跟公司反應過,只是公司就是不聽忠言,現在客戶如此抱怨,小張心裡打算著要如何跟客戶講清楚,他們可是最替客戶著想的,所以也非常反對公司這樣的做法,只是沒辦法公司高層太過昏庸,才會做出如此對客戶不利的事情。

小張一直等著機會想要一吐為快,只是沒想到小王卻始終在幫公司講話,解釋著現在的這個做法在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對客戶不利,但若以長遠的眼光來看,其實對客戶是更好的。小張心裡納悶著,怎麼小王見了客戶就變了個人似的,照這樣的談法,他根本就插不了嘴,就只好在一旁悶著。

客戶離開後,小張急著問小王,「你不是也不贊成公司的作法嗎?那你剛才幹嘛那樣跟客戶說?害得我一肚子苦水都吐不出來。

小王看著小張,驚訝的說:「不能在外人面前數落公司的不是,這是做為一個員工的最基本道理,你難道不知道嗎?

小張瞪大著眼睛說不出話來,小王繼續說:「對事情的看法我們可以在公司內討論,對於公司的政策可以提出異議,但一旦面對外人時,我們就代表著公司,對外人罵公司就等於是在罵自己。就好像我們經常會罵政府無能,但一旦代表國家出國比賽,就一定會努力為國爭光,維護國家的尊嚴,也不會容許別人侮辱我們的國家,不是這樣嗎?

小張被小王說得無言以對,但還是支支嗚嗚的說:「但是我還是覺得公司這樣做很不對,很沒有水準,如此不照顧客戶,我很難認同。

如果真的不能認同,那你就應該選擇離開才對啊!而不是在這裡領著公司的薪水卻到處罵公司。就像人家說打著藍旗反藍旗是一樣的。」小王堅定的說著。

是不是真話,不是重點

小張雖然無法反駁小王的說法,但還是心有未甘:「可是我說的是真話啊!你看現在客戶的反應也是如此,所以只能怪公司昏庸,怎能怪我詆毀公司呢?

小王一直搖著頭,說:「你說的是不是真話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在一個企業中,一旦領導者做了決定,大家就要遵照辦理,否則公司不就分崩瓦解了。你已經盡責的把狀況向上呈報了,但最後公司的決策就是要去執行,你若擔心公司會因錯誤決策而受害,該做的是隨時將執行狀況向上回報,而不是對外詆毀公司,這樣你知道了嗎?

小張還是很難理解為何公司這麼明顯的政策錯誤,小王卻可以如此的坦然接受,「那你不覺得老闆的作法很荒謬嗎?你為什麼能夠接受呢?

唉!」小王嘆了口氣,「我跟你舉個我過去的例子好了。

小王推了推眼鏡,緩緩道來:「我過去曾經做過一個案子,不管用怎麼角度分析都是賠大錢,最後卻被上面硬壓著去執行,這實在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事情。

是啊!」小張認同的點著頭。

當時實在是非常的沮喪,覺得這家公司沒救了,心裡於是萌生去意。而當時的主管發現我有異狀,特別找我過去談話。

小張一副不屑的說:「主管說的還不是都那一套,只會說公司好話,或是公司是不得已的,要不然就是要你忍一忍就過去了。

小王說:「當時我的主管說,其實很多事情不是你們的層次能知道或是能瞭解的,很多事情也不見得適合讓你們知道。這個案子會虧大錢是沒錯,但事實上這個計畫只是整體大開發計畫中的一小部分。其實公司已經透過許多管道,默默的在當地及周邊投資了非常多筆的土地,而你負責這項投資雖然虧錢,但卻會吸引人潮、繁榮地方,促進房價上升,對公司而言雖然前面虧了些錢,但整體的獲利卻是非常可觀的,這樣你明白了嗎?

小張這時才豁然開朗:「難怪你說是不是真話不是重點,因為公司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而且聽了你的講法後才知道,原來我們看事情的層次和老闆真的有很大的落差,所以這次公司堅持要執行這個計畫,應該是有其他的考量才對,真高興對於這件事現在終於能夠釋懷了。

做決策的人負全責

我跟你講……」小王覺得小張終於可以聽得懂了,就再雞婆的補充說:「其實企業經營談的不是民主,因為不管公司的任何決策與結果,最後要承擔的人都只會是老闆,不管哪個員工所做的任何事情,最終也是老闆要負責,所以員工必須要接受公司的政策,因此公司也最不能容忍員工對於已經決策的事情對著幹,或是四處對外抱怨、詆毀公司

我另外還碰過有種員工,」小王突然想到還有另一種不同的狀況,「因為員工自己做得不好,經常被主管釘,最後快做不下去了,深怕被公司解雇,就故意四處散布公司壞話,藉此來給自己找一個台階下,其作用是要讓人認為他之所以會離開公司不是因為自己能力差而是因為公司爛。但經過這樣一搞反倒弄巧成拙,原本其實未必會被公司解雇,但一旦對外亂放話,其結果就只能逼公司提前開除了。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