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是您錯了老闆不是神,雖然很多老闆都自以為是神;老闆也是人,但大家最好把他當神看。只要是人就都會犯錯,當部屬發現老闆的命令明顯有問題時,該怎麼跟老闆說呢?直接說:「老闆,是您錯了!」恐怕明天老闆就叫你回家吃自己;那不說好了,要是執行後出了問題,老闆就會將責任全部推到你身上,指責你為何沒有發現這個明顯的錯誤,又為何沒有提醒他?那又該怎麼辦呢?

跟老闆溝通,很多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尤其是不信任部屬、不聽部屬意見的老闆(這種老闆好像到處都是),大家更是能閃則閃,能避不見面就不見面,免得被叫去做一些老闆自以為是,卻與現實脫節,沒人會認同的事情。只是大家同在一個屋簷下,這些事情總是免不了的,當老闆交代了一件你覺得執行上會出問題的事情,不知道是老闆故意如此,還是老闆不小心疏忽了,直接去詢問怕會得罪老闆,不去詢問又怕真是老闆疏忽,就變成自己沒盡到提醒之責,那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老闆是神

愈是自以為是的人通常會愈沒有自信,能力愈差的人,自尊心也經常會愈強。這個情況在小張的老闆身上表現得可真是淋漓盡致,充分的得到印證。在員工面前要像個老闆還真不容易,要能高瞻遠矚,還要能解決問題,但每個人的能力有限,總不會事事都能通曉,所以才會需要部屬的協助,但老闆若是懂得的事情太少,問題能解決的機率太低的話,那麼這個老闆可就真的難做了。

為了維持老闆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我說了算」,只要長期自我催眠,效果還真是顯著,員工就會發現他們的老闆很快地就名列仙班,老闆把自己神格化了,不管事情執行的結果有多糟糕,老闆總是能找到合理的解釋,完全不影響自己的地位,其實這種情形在今日的台灣政壇上卻也同樣是不遑多讓。

要判斷一位老闆是否有能力,只要看他在管理上注重的是什麼就可以知道,有能力的老闆看執行的成效,沒能力的老闆就只能看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小張的老闆判斷員工能力最重要的參考依據就是員工幾點下班,因為要知道員工是否夠努力看他幾點下班就對了,這個邏輯簡單、易懂,最重要的是容易做到,不只是員工容易做到,老闆自己也容易做到,因為老闆能力不足,自己無法有效達成目標,唯一能自我安慰的就是「因為我每天都很晚下班,所以我也很辛苦的工作。」在同樣的邏輯下,就經常會刻意的要求員工盡量晚點下班,營造出一股大家都很努力的工作氣氛,這樣若是事情無法達成就都是大環境的問題,自己已經盡人事了,剩下的當然就只好聽天命了。

以投入代替產出,只有苦勞沒有功勞

公司最近的狀況實在不是很好,業績連續幾個月嚴重衰退,每個月都是處於虧損的狀態,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公司不垮才怪,老闆當然要趕緊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境,只是老闆能力有限,除了更努力的做事外,大概也想不出其他什麼好方法,於是就更嚴厲的壓迫員工,給予更大的壓力,要求更多的付出,說穿了就是要大家工作到更晚,反正老闆說這是責任制,沒有加班費。

業績愈不理想,老闆的症狀就愈嚴重,逼大家盡做些沒有意義的工作,搞得大家快喘不過氣來,於是怨聲四起,老闆為了要安撫人心,就要求管理部每季辦一次公司聚餐,以為讓大家吃吃喝喝就能緩和情緒,降低加班趕工的抱怨。

下週就要召開本季的例行季會,照例是全公司都要參加,這個會議是由小張負責辦理的,本來辦理這個會議並沒有什麼,但最近老闆為了壓榨員工的工作時間,就把會議召開的時間盡量往後挪,愈接近下班時間愈好,這樣才能盡量減少開會對工作的影響。

小張擬好相關議程與時間請老闆確認,這種簡單的小事本來應該很快就簽出來,但這次老闆卻沒有直接批示,小張等了幾天都沒等到消息,又再等了幾天,最後由秘書傳達老闆的意見,說這次季會時間改到下個星期五的下午五點,會議結束後,順便舉行公司聚餐,以提振員工士氣。

以前會議都是在星期一召開的,這次改到星期五的下班前,顯然就是要讓那些一到星期五就會準時下班的人沒辦法準時下班,不但不能準時,再加上聚餐,恐怕回到家裡都是九點、十點以後的事情了。

公司聚餐本是件好事,尤其是辛苦完成使命後大家一起慶祝更別具意義,就像年終尾牙餐會一般,是老闆慰勞員工一年來的辛勞,感謝辛苦達成今年的目標,希望明年再接再厲。但在工作最繁忙的時候,每個人的時間都已經不夠用了,也都累得半死,恨不得能有時間休息一下,要不然就提供協助,結果卻是突然辦個聚餐,還要佔用掉員工的休息時間,吃個飯還要娛樂老闆,沒有放鬆反而搞得更累。這個感覺就像是發生土石流災難時,政府高層趕至現場巡視災情,本想安慰災民,結果卻變成妨礙救災,最後引起民憤、被譏作秀。原本是善意盡責,卻變成個人秀,原因就在於這些政治人物不是真的用心去關心災民、認真去了解災民所需,只會表面做做形式,沒有實質幫助,當然沒人會買單。

很多公司星期五會允許員工穿較為輕便的服裝來上班,主要是因為大家工作了一個星期,周末即將到來,心情可以放輕鬆一些,這樣工作績效反而更好,但小張的老闆卻反其道而行,除了怕員工到了星期五工作會鬆懈外,還盡量占用員工時間,老闆內心深處其實還有另一層的用意,就是要給自己一個交代,證明自己已經很努力了,不但自己夠努力,也很逼迫員工努力了,要是公司業績仍不好,就不是自己的問題。

是疏忽還是故意

小張把行事曆拿來,找到了下週五的空格,正要寫上行程時,才發現緊接著的下個星期一是國定假日,哎啊!這下可糟糕了,還不只糟糕而已,這可更是麻煩。遇到連續假期,很多住比較遠的同仁,為避免塞車,或怕買不到車票,一般都會提前返鄉,這時恐怕車票早已買好了;另外有些同事可能已經計畫好要出遊,星期五晚上要準備相關事物,結果星期五要開會,還要占用晚上時間來聚餐,這個消息要是一公布,大家的情緒肯定會很差,尤其在大家工作工作繁重情緒低落的時候,更是雪上加霜。

老闆是故意的嗎?還是老闆沒注意到是連假?小張在心裡思考著,以目前老闆的心態來看,很可能老闆怕大家因為是連假,星期五就無心上班,怕會有太多人請假,或提前下班,影響工作進度,所以才故意安排當天開會並聚餐,這樣大家就不敢隨便請假了。雖然這個情況的可能性不低,但老闆沒注意到這是個連續假期也不是沒有可能,要是這樣,那麼承辦人小張就有責任要提醒老闆,避開這個時段,以免這個為了安撫員工情緒所辦的聚餐,反倒變成火上加油,這責任小張可是扛不起的。

那到底該不該去問老闆呢?這個問題在小張的心裡一直反覆思索著。如果不去問,隨便都可以想像得出來當這件事一公布時,大家的表情與反彈的畫面,但如果去問老闆:「下週五的季會與聚餐因為接下來遇到連假,時間上不適當,恐怕會造成員工反彈,所以建議改期。」又怕這樣問完老闆會惱羞成怒:「你當我是白癡嗎?下星期連假我會不知道,我這樣安排自有我的用意。」小張都可以想像如果自己接下去說:「可是有些同仁會想要趕著返鄉,星期五要是聚餐到太晚,會影響他們的行程,我怕會引起反彈。」這不是擺明在跟老闆作對嗎?直接挑戰老闆的英明神武,那不就是罪該萬死,直接拖出去砍了。

指責疏失罪該萬死

想來想去,翻來覆去,想要去問又不敢去問,最後是害怕戰勝一切,以不變應萬變,還是不要去問比較好,要是最後出了事情那就到時候再說吧!要小張現在就去問老闆,實在是鼓不起勇氣,雖然心裡告訴自己不要去問,但小張心裡每天仍是在掙扎著,實在是煩死人的一件事。

小張實在是煩得受不了,就把事情跟平時比較談得來的同事小王講,找個人聊聊倒不是希望能有什麼答案,只是想找個人說說,就比較不會那麼煩。

老闆真的會這樣想嗎?就這點小事,你會不會小心過頭了啊!」小王聽完小張的煩惱後,第一個反應便直接脫口而出。

你當我是笨蛋啊!只會窮極無聊,沒事自己嚇自己。你平時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內的事,不必跟老闆報告,因此沒接觸過老闆,所以你才會不知道我們老闆的個性,我可是三天兩頭要跟老闆報告的,我告訴你他的個性就是如此,而且最近的狀況是愈來愈嚴重了。」小張一口氣解釋了一堆,嚥了一下口水,沒好氣地接著繼續說:「你看,你用這種口氣問我,以我這種個性還算不錯的人,都覺得你在質疑我,甚至嘲笑我的判斷,更何況是老闆。我最怕發生的是,事實上是老闆一時疏忽,卻因為別人指責出他的錯誤,他為了面子不肯承認錯誤,反而將錯就錯,故意就照原計畫進行,那就更糟了。

委婉指責卻仍是指責

這件事看來真的是很棘手,嗯!……,你擔心跟老闆報告後會得罪老闆,反將事情搞砸,那你為什麼不好好的用說明的方式去跟老闆報告呢?直接指責老闆的錯誤,這當然是犯大忌,很少有老闆可以接受的,若是改用解釋說明的方式,應該會比較好吧!」小王發覺自己失言後,為了彌補自己的疏失就很努力的在幫小張思謀解決之道。

那我這樣報告你看怎樣,『報告老闆,下週五的季會與聚餐因為接下來剛好遇到連續假期,可能會有同仁要趕回南部,車票恐怕都訂好了,我們是不是考慮是否要調整一下時間?』這樣是不是有委婉一些?

小王聽了皺著眉頭,抿著嘴,手掌撐著下巴,微微搖著頭說:「用說明的方式,雖然語氣是比較和緩也較委婉些,但仔細聽下去,還是有指責老闆的意味,以我們老闆目前這麼敏感的狀態,是絲毫不能得罪的,這個說法還是會暗指老闆錯誤,看來這樣也是行不通的。

嗯!仔細想一下,我覺得你講的也是沒錯。」小張消沉的附和著。

找對方向

小王想了一陣子忽然有所領悟,「我覺得這件事情的重點不在於要不要去問老闆,而是在該怎麼問。

這怎麼說?

你想想看,萬一真是老闆疏忽了,而你卻沒有去問,不就是放棄唯一的挽救機會嗎?重要的是還會破壞大家一個美好的連續假期,所以去問老闆應該是毫無疑問的,只是若是問的方式不對,惹惱了老闆,才會有後遺症,所以我們應該思考的重點不是該不該問,而是該怎麼問才對。

你講的好像還滿有道理的,那該怎麼問才對?」小張彷彿聽懂了,但又更疑惑了。

我們現在怕的是問錯方式,會讓老闆認為是在指責他,所以誰問就誰倒楣,事情還可能會弄巧成拙,那麼到底該怎麼問才不會讓老闆認為是在指責他呢?」小王一邊思考一邊自言自語。

改用說明的方式,也只是用比較婉轉的說法告訴老闆你做錯了,事實上仍是在指責老闆,所以這個方式也是不行。那要怎樣才能點到重點,又不會讓老闆感到被指責的意味呢?

這個可真是難啊!」小王想到最後幾乎就要放棄了。

不露痕跡地提醒

小張忽然靈機一動脫口說:「不管我們怎麼說,老闆都會認為是在指責他的錯誤,那如果是由他自己發現的呢?那就不會是別人指責他了吧!

有道理!」小王好像看到了一道曙光,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用力地朝這個方向努力地想下去,可是這道曙光馬上就被烏雲給遮住了,「那要怎麼樣才能讓老闆自己發現呢?

這個問題就跟「誰去掛鈴鐺」一樣,主意很好但執行困難,小張與小王的腦力激盪遇到了瓶頸,整個腦袋被激盪得空蕩蕩的,實在再也盪不出個什麼東西出來了。

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小張拿起手機,一看是老婆大人打來的,趕緊接起來,「你兒子要我提醒你,今天下班後不要忘記要幫他買黏土,明天學校要用。嗯!你順便到附近的超市幫我買一瓶沙拉油,還有醬油也沒有了,你也順便帶一瓶。」小張放下手機,嘟噥著說:「每次都這樣,明明就是要叫我幫她去買東西,還故意假藉提醒我要記得幫兒子買東西,好達到她的目的。

耶!這招不錯喔!這件事既然不能直接講,那麼就借由其他理由來提醒老闆呢?」小王在旁邊聽到小張對老婆電話的抱怨,靈感遂油然而生。

小張順著小王的靈感往下延伸,「那要用怎樣的方式來提醒老闆,好讓他自己發現接下來是連續假期,這樣就是他自己發現的了。

事情又有了進展,小王急著說:「主管會議不是都在星期一的早上召開嗎?

沒錯!那又怎樣」小張一時意會不過來。

你怎麼那麼笨啦!」小王難掩興奮的說:「如果你去請示老闆星期一的主管會議是否要延到星期二,老闆就會問為什麼要延到星期二,這時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告訴老闆因為星期一是國定假日,這次剛好碰到連假,這樣不就是達到提醒老闆的目的了。

小張聽到這裡就像大雨過後陽光從原本厚重的雲層裂縫中滲透出來,心情瞬時豁然開朗,回去重頭思索了一夜後,隔天就去向老闆報告。小張依樣畫葫蘆,跟老闆報告了下下週一主管會議是否要延期後,期待著老闆能夠聯想到下週五的季會與公司聚餐,沒想到老闆沒有預估的聰明,就只是冷冷地回答:「那就延到星期二開好了。

提醒要到位

這下小張可慌了,小王的劇本只寫到這裡,接下來該怎麼演下去呢?這時小張急中生智,就接著說:「耶!我突然想起來,好像我們這次季會與聚餐是訂在下星期五舉行,剛好遇到這次連假……」小張話只講了一半就此打住,作勢讓老闆接下去講。

哦!這麼剛好,這點我倒是沒有注意到,那看來這個時間似乎是不太適當。

小張看機不可失,趕緊補充說明:「老闆您說的是,下星期五可能有些同仁要趕回南部,在時間上恐怕會有所衝突。

老闆自覺幸好自己發現得早,就叫小張把季會與聚餐往後順延一週,這件事終於就此解決了。

即使上司是位心胸寬大作風開明的主管,如果直接指出上司的錯誤,也難免會讓上司沒有面子、下不了台階,因此應盡量避免這樣的舉動。若是改用說明的方式,看似較委婉的來表達,結果應該會好些,但事實上卻差不了多少,因為要是處理不好反倒容易被認為是意有所指或是指桑罵槐。所以要糾正別人的錯誤千萬不可以直接指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自己發現,可以用提醒的方式來讓他發現。而所謂的提醒就是只提現象,不作說明,讓對方自己推導出結果,這樣被提醒的人不但不會遷怒於人,還可能為自己的真知灼見而感到沾沾自喜呢!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