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利就有保障那可不一定4別人侵犯了專利該怎麼辦,那還用說嗎?當然是馬上去控告對方侵權。只是要告之前最好先秤秤自己有多少斤兩,免得告了對手之後,自己卻承受不了對方的反擊,反而壯志未酬身先死。有時專利像是俠客手中的劍,同樣的一把劍,在武功高強的人手中能發揮出驚人的威力,但拿在一般人的手中卻無甚威力,一不小心還可能會誤傷了自己。

控告別人侵權卻害死自己

張董看著窗外,剛剛明明是個艷陽高照的大晴天,怎麼才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就突然烏雲密布了起來,空氣中潮濕的味道中夾雜著泥土的氣息,「天氣的轉變還真快,看來馬上就要下大雨了。

董事長也把視線移向窗外,「看起來好像真的是快要下大雨了。」話才剛說完,豆子般大的雨滴就急著跟什麼似的,稀哩嘩啦的灑了下來,「那張董……,既然已經下雨了,您就先別急著回去,看還有沒有什麼好的例子,可以再給我上一堂課。

張董無奈的看著董事長,「嗯!……看來也只能這樣了!反正下雨天留客天。」張董看著窗外的雨勢,感嘆地說:「事業的經營就像這天氣一樣,說變就變,毫無道理,而專利的保障就好像手上拿著的雨傘,看起來似能遮風擋雨,但只要雨勢大些,就會難以招架,要是遇到強風暴雨,那雨傘可就非開花不可了。

在我同樣擔任董事的另外一家公司……,」張董欲言又止,深深地嘆了口氣「唉!即使有專利也保護不了自己……別人侵犯了我們的專利權,我們立即就採取行動控告了對方,但結果卻是差點把自己給」張董最後三個字講得是特別的用力。

哇!這是什麼社會啊!是遇到恐龍法官了嗎?我跟你講,我上次因為有些商業糾紛被合作廠商告,唉!這還是我生平第一次上法院呢,結果可真是大開眼界。」董事長想到上次被告,氣得直打哆嗦。

怎麼!你也遇到過啊!

對方律師真是伶牙俐齒、能言善道,能夠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比現在檯面上的政客還行,更厲害的是能夠完全以自己的需要重塑整個事件經過。而我們這位缺乏社會歷練、對我們這行幾無了解的恐龍法官卻都買單,竟然信以為真,你說這要命不要命。

嗯!」張董露出同情悲憐的眼神,「法院不是能夠伸張正義的地方,這點我早有體認,不過這個案子卻不是因為恐龍法官的關係。

張董兩手一攤,「我這樣說好了,一個武功高強的人,即使不拿劍只用柳枝都能傷人,就像《臥虎藏龍》中的李慕白,只用一根樹枝就能制住拿著從他那兒偷來青冥劍的玉嬌龍;而一個武功平庸的人,即使手中拿著青冥劍,當面對武功大師時卻也比拿支雨傘差不了多少。專利對大公司而言就像李慕白手中的青冥寶劍,能發揮出驚人的功力;但要是在一家體質不佳、身處弱勢的小公司手中,專利就變成了一支小雨傘,遇到了強風暴雨,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開花,讓自己淋成個落湯雞罷了。

董事長不懂張董的意思,「難道專利的保護效果還跟公司的大小有關嗎?

張董感慨的說:「一個再簡單明白不過的道理就是,你要是沒錢就很難打得贏官司,不是嗎?

董事長沉默著。

張董繼續解釋,「這就是我們國內從事代工業者的悲哀。這家公司是做遊艇船舶的關鍵零組件,擁有很強的研發能力,做得出世界一流的品質水準,可以說是台灣之光,但就是缺乏資金與行銷能力,打不開國際市場,就只能幫大廠代工。

說到這裡,董事長心裡感觸良多,因為自己周邊的朋友似乎遇到的都是相同的處境,也都有相同的問題,「在台灣做生產的恐怕大家都差不多。

是的,這家公司原本訂單接得很好,公司營收逐年提升,前陣子還因為需求大增造成產能不足而買了塊地、蓋了個新廠。

這樣很好啊!」董事長答著腔。

是啊!可是就在新廠落成後不久,卻發現訂單的量開始慢慢地減少了。」張董說。

董事長感同身受地嘆了口氣,「唉!這就是老闆難為啊!有生意怕做不到,花了大錢投資後卻又擔心景氣突然變差。這下子訂單不見了,那這些投資該怎麼辦啦?

可是,景氣並沒有變差啊!」張董反駁地說:「這家公司的老闆就覺得很奇怪,市場是持續成長著,完全沒有趨緩的徵兆,為什麼訂單卻持續下降。

董事長也覺得很奇怪,「不是市場景氣變差,那又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這點大家都想不明白,於是就仔細去調查原因,並暗中查訪了一陣子,最後才發現……

發現什麼?

發現原來他們在美國的合作夥伴,就是下單給他們的衣食父母,竟然私下偷偷的委託別家製造廠抄襲他們的產品,這樣他們就能以更低的價格取得這個關鍵零組件,這不又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嗎?

真是惡劣,做代工的實在是很弱勢,只能任人剝削。」董事長氣憤的說。

誰說的,我們這位老闆就氣不過,這樣子實在是欺人太甚,怎麼可以仿冒我們的東西,而且再這樣下去訂單只會愈來愈少,遲早也是會出事的,於是就毅然決然的控告美國的合作夥伴侵犯專利權……。」張董說得是義憤填膺的,就像是自己馬上就要出征上戰場似的,只是話鋒突然一轉,嘆了一口大氣,「然後公司就差點倒閉了。

這什麼跟什麼的。」董事長一時無法把原因跟結果連結起來,「為什麼一控告對方自己就會倒閉呢?這點我實在是搞不懂。

張董突然呵呵地苦笑起來,「其實要了解這其中的道理有什麼困難的。你想想看,如果你養了一隻看門狗,你覺得每天餵牠吃三餐的花費太多了,於是就開始酌減供餐,結果這隻看門狗竟然表現極度不滿且暴跳如雷,還回過頭來咬了主人一口,在此情形下那你會怎麼做?

這隻狗當然是再也不能要了。」董事長不假思索的說。

所以囉!美國的合作夥伴當場就斷絕了與這家廠商的合作關係,從此停止下單不再進貨了。

這有什麼了不起,這家不下單,找別家下不就好了。」董事長不服氣的說著。

事情壞就壞在這裡,這個美國合作夥伴是這家廠商的最大客戶,公司絕大部分的營收幾乎完全依賴這個美國夥伴,一旦沒了訂單,公司的營收瞬間幾乎全沒了,所有的資金又幾乎全都投入了新廠,還欠了銀行一屁股的債,同時要還貸款還要繳利息,還有一堆員工要養,不就立即面臨倒閉的困境了嗎?

董事長聽得是驚心動魄的,雖然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但也冒了一身的冷汗,「所以,他們或許是太衝動了吧!沒仔細考慮清楚,一時氣憤,倉促的就下了決定。

話雖然這樣講是這樣沒錯,搞研發的人的想法通常都很直接,不太能想那麼多,考慮到經營上的後果。但是如果不控告侵權,你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難道要像溫水煮青蛙一樣,讓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董事長搔首弄姿、擠眉弄眼的想破頭也想不出有什麼其他更好的路可以走,只好索性地問著:「那後來怎麼辦……,最後倒了嗎?

呸!你不要胡說。」張董這時驕傲地微微抬起下巴,「我們才沒那麼容易被老外打敗,反而要讓這些外國人見識一下我們這些擁有超強的韌性與超大的彈性的台灣中小企業的厲害。

喔!那是怎麼做的。

當事情剛發生時,老闆確實是一時慌了手腳、亂了步驟,不知該如何是好,但經過幾天的時間冷靜與沉澱,遂與幾位重要幹部密集會商,幾經思索,最後忍痛做出最後的決定……就是立刻賣掉新廠,資遣部分員工,縮小營運規模,立即尋找其他合作夥伴,最重要的是下定決心從此要自創品牌,不再寄人籬下了。

好!有氣魄,不過這可是置之死地而後生,跟他們拚了吧。」董事長佩服這家公司的勇氣,「可是要打品牌那可是很困難的,而且也很花錢和時間,而這些不正是他們眼前最缺乏的,不是嗎?

所謂事在人為,幸好這個市場並不是一般的消費大眾市場,需要花大錢砸廣告,只限於在專業的船舶、遊艇製造廠,以及一些玩家的零售市場。於是這家公司靠著原本的代工成績以及優異的技術與品質,咬緊牙根苦撐,一步一腳印地終於拿下了日本的訂單,而在歐美市場也逐步進入零售市場。只要品質好,價格公道,就不怕沒有市場。

張董怕董事長誤會這個轉變是在一夕之間造成的,趕緊補充說,「你聽我說起來這個轉變好像很容易很簡單,但實際上做起來可是要人命的。這家公司老闆幾乎天天在跑三點半,同時還要穩住內部的人心,真的是苦撐了好幾年才慢慢地做出一點成績出來,所以這個控告的代價可是不低的。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