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利就有保障那可不一定3專利多不代表保障多,專利多也代表著成本多。就像買樂透一樣,買愈多投資就愈大,要是只會中小獎根本就於事無補,即使中了一堆小獎也比不上一張頭獎,而一項有效的專利就等於中大獎的彩券,才能提供真正有效的保障。

專利多未必保障多

我再舉個類似的例子。」看來張董是講上癮了而欲罷不能,反正又有哪個人不是好為人師的,「前陣子我還評估過一家做相容墨水匣的公司,就是做非原廠噴墨印表機墨水匣的公司。我們都知道現在的印表機公司,印表機都是以極低的價格或甚至是賠錢來銷售,再從昂貴的墨水匣來彌補,這樣不但能引誘更多人購買印表機還能維持穩定的獲利,厲害吧!

董事長點點頭,「是啊!

可是我們台灣觸角敏感的廠商就更厲害了,馬上就把腦筋動在這裡,只要生產個相容的墨水匣,列印的效果差不多,價格卻便宜得多,就能直接接收別人辛苦打下的江山,真是一本萬利。

董事長聽到好賺的生意,眼睛又本能的為之一亮,「嗯!這果然是個好生意。但是……,那難道印表機公司不會對墨水匣申請專利嗎?」董事長似乎自認對專利權已經有所概念了,於是好奇的問著,「而且這種國際大公司,總是對專利夠了解、夠專業了吧!總不會就連這樣的公司也會出問題,那就太誇張了!

原廠會申請專利這是絕對必然的,可是這家相容墨水匣公司卻也宣稱自己擁有五十多項墨水匣的專利,所以雖然產品是相容卻應該是不同的設計。」張董解釋著。

哇!有五十多項專利,怎麼那麼厲害,這總不可能再侵權了吧!」董事長說。

我原本也是這樣想,能夠申請到五十多項專利,想必研發很有一套。」張董說。

那後來呢?你們投資了嗎?」董事長急著想知道答案。

張董這時卻故意賣個關子,「其實一開始他們的生意真的很不錯,品質好、價格又便宜,一下子就瓜分了一定的市佔率。但就是因為賣得好,威脅到原廠的獲利,然後他們就被告了。

董事長不解的問說:「不是已經有了五十多項專利,怎麼還會被告呢!

被告侵權是福還是禍

是誰規定一定要犯罪,別人才能告你的。你看電視上一堆的爛民代不是整天沒事就亂告別人,所以別人若高興想要告你,你根本就阻止不了,真是無可奈何。」張董一想到國會的亂象,心裡就一陣幹譙,「尤其是到了選舉的時候,最沒天良的就是隨便來個抹黑栽贓,效果最是顯著,很多不明就裡的人就會信以為真,即使選後事實澄清了又能怎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宣布當選,一切都來不及了,所以大家才會都用這個伎倆。

是啊!」董事長有感而發的說:「我們在商場上也是不遑多讓的。也有不少不肖廠商刻意散佈對手產品瑕疵的不實謠言想藉此打壓對方。

張董接著說:「所以有些廠商也不管對手是否真的侵權,只要感到有威脅,就先告了再說,讓消費者不敢去買對手的產品,尤其是對新廠商,只要這麼折騰一下不死也半條命,即使後來判定沒有侵權也為時已晚,因為此時戰爭已過,勝敗已定,也無力回天了。因此,不管你有沒有侵權,有沒有專利,都無法保障你不會被對手控告侵權。

董事長心想,若照這麼說來,想跟大廠競爭豈不是要先準備一大筆額外的資金來因應訴訟費用以及長期抗戰,否則官司還沒打完公司恐怕早就倒閉了,「那麼這家做相容墨水匣的公司生意不就大受影響,我經常看新聞報導,從早期的英特爾告威盛到近期的蘋果告hTC,不管最終結果如何,一旦被告都會使得銷售大受影響。

張董猛搖著頭,還邊笑著說:「不過這個案子倒是很反常,廠商在被原廠控告侵權後……,呵呵!業績反而大好。

不會吧!這怎麼可能。」董事長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手中的杯子差點掉了下來。

我跟你講,天下事真是無奇不有,就是會發生這麼奇怪的事情。這家廠商被告後業績不降反升,這其中的道理主要在於這家公司在市場上原本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廠,雖然已有不少消費者願意改用相容性產品,但市場上大多數用戶還是對相容墨水匣有所疑慮,也還有許多人是根本就不知道有相容墨水匣可以選擇的。但是廠商一旦被大廠告了之後,馬上就引起了媒體的注意而紛紛爭相報導,反倒成了最有效的免費宣傳,而且會被原廠告也代表著這個相容的產品其品質逼近原廠,已經威脅到原廠的銷售,否則原廠幹嘛要告他,於是被告侵犯專利權反倒促進了消費者的認知,也間接的肯定了被告廠商的品質水準,使得銷售額大幅提升,這你可想不到吧。

沒錯,這可真是令人難以想像,似乎有點因禍得福的味道。」董事長推了推眼鏡,「但他們被告的結果到底怎樣,最後有被判侵權嗎?

我之前說過,他們對這項產品擁有五十多項專利,看起來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但我們知道要生產一件產品是需要各種不同的部件以及許多步驟的組合才能得以完成,而且缺一不可。所以這五十幾項專利保障的只是生產過程中的某些部分,對於其他部分要迴避原廠的專利卻不是那麼的容易,因此專利多不代表保障多要有用的專利才會有保障。不過這個案子在商言商,最後還是以和解作收。

董事長一聽到和解就有興趣了,「所謂的和解就是付錢了事嗎?還是像有些大廠被告侵權後會立即反告對方也侵犯自己的專利,反正雙方都申請了一堆專利,彼此都難免會踩到地雷,最後就來個相互授權,就看彼此的權利金該怎麼算就是了。」我們這位董事長對專利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有看電視的。

張董訝異於董事長能說出這一番話來,先來個鼓勵,「你說得不錯,要靠專利來攻擊對方有時並沒有那麼容易,但若是拿來保護自己卻經常是比較有效的。只不過……,這個案子和解的原因卻不是如此。

喔!那還能怎麼樣呢?」董事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這個原廠當初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緣故,不知道是因為要省錢還是太大意了,總之就是對於其產品所銷售的國家並未全部都申請專利,所以和解的內容之一就是從此以後只要是原廠有申請專利的國家就不得再銷售,只可以在其他幾個未申請專利的國家銷售。

這樣看起來似乎還好嘛!」董事長說。

哪裡是!」張董一口否定了董事長的說法,「這個和解導致了這家相容墨水匣公司從此退出所有一線的重要市場,可說是受到了重創,雖說幸好勉強保住了次要市場,但兩者的規模也相差得太大了,且過去在這些主要市場所投入的心血也全部都泡湯了,只是這個國際大廠也同樣因為這個疏失而造成了市場的損失。

專利是要成本的

原來喔……!」董事長突然想到,「可是,不是常聽到有產品宣稱已經申請了世界專利或是國際專利的,電視上就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那這間原廠為何不申請個世界專利不就好了。

張董才聽到「世界專利」這個名詞差點要翻白眼,「才剛稱讚說你有看電視,結果這回電視又看太多了。其實專利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世界專利或國際專利的東西,我跟你講專利必須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去申請,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去繳錢,沒有那種一次申請就全球通用的專利,而且每次的費用還很不便宜呢,除了申請費用外,每年還要繳交維護費用。那麼你算算看,要是專利很多,尤其是大公司,隨便就有成千上百項專利,再乘上要申請的國家數目,嗯!那可是一筆很驚人的費用呢。

原來申請專利不是多就好,還要考慮費用的問題啊!」董事長這時突然聯想起自己公司的財報,一臉憂心的說著,「要是公司財務狀況不是很好,這還真會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有很多公司並不是很會寫專利,其實啊……!很多人很會做研發卻未必會寫專利,或專利寫得不好——嗯!就像你買的這個專利就是——這時就必須請專業的專利事務所來幫忙,尤其是申請國外的專利,因為各國的專利制度並不相同,所以更需要專業的協助。那麼專利事務所的費用再加上申請等相關費用……,我們假設若是要申請一個美國專利,最起碼要個數十萬元這是跑不掉的,有時還會上百萬元,費用這麼高能不謹慎考慮要申請的國家嗎?」張董認真的把申請專利的費用一條一條的算給董事長聽。

哇!我不知道申請一個專利有可能會那麼貴啊!

這樣你就知道,一個好的專利怎麼可能讓你這麼便宜就買到,如果你事前對專利有點基本概念,也就不會做出這麼草率的決定了。對了,對於剛才那個案子順便附帶說明一下,其實做相容墨水匣或碳粉匣的公司很多,大多都宣稱有自己的專利,不過也都被原廠控告侵權,很多的下場都是割地賠款損失不輕的,但其中也有少數幾家公司從此更致力於專利的研發,最終也能走出一片天來,所以要搞好專利,可真不是件那麼容易的事情。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