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跳火坑功成身退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一個沒人能順利坐穩的主管職位,連續幾任都火速夭折,公司內夠資格的人都一一陣亡,外找的人也撐不過三天。這個位子總不能一直空著,只好讓資歷尚淺的新人上場。一個破格晉升的好機會,卻擔心沒有經驗也毫無把握,萬一夭折則平白斷送前途,若是不接恐怕不識抬舉。這個火坑跳了會死,可是不跳也死,那該怎樣才好?

職場上,每個積極進取的人有誰不想要職位晉升。就連在皇帝的後宮之中,大家也莫不是都汲汲營營、用盡手段的來謀求晉升的機會。

儘管如此,即使能被晉升,這個位子能否坐得穩,仍是需要時機與能力相配合,兩者缺一不可,要是時機不好或是能力不足,那麼這個晉升是福是禍可就難料了。就像在大環境極差、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每任的行政院長都做不了多久,各個都提前夭折,不是比政績好壞反而是在比下台的快慢。試想當檯面上可選的人物都一一夭折後,接下來若自己成為下任被徵詢的對象時,這個位子是要接不要接,或是該接不該接。

這個位子要不是時局不好,且檯面上適任者又都陣亡了,否則哪有可能會輪得到自己,但也正因如此才會有此機會,否則自己何德何能,這個晉升的機會哪有可能會掉到自己頭上。這份工作若承接下來,會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順利完成嗎?這個機率看來恐怕不大,論經歷、論學識都比不上前車之鑑,那麼難道會是揠苗助長?這麼難得的晉升機會,若接下此重擔怕自己能力不足從此葬生火窟,但若拒絕,可就不識抬舉,對未來升遷之路恐會平添阻礙,那到底該接不該接呢?

群龍無首

聽說前兩天才來報到的部門主管,今天又夭折了!」今天一早辦公室中,大家見面時幾乎都是拿這句話當作問候語。辦公室的空氣裡充滿著新到任主管再度快速掛點的八卦傳聞。雖然這本是意料中的事,大家對此早就見怪不怪了,但是大家對於自己料事如神的本事,還是頗為沾沾自喜。

這已經是最近幾個月以來第三位夭折的新任主管,這其中有的雖然稍微撐得久一點,但了不起也就是一個多月,這個部門主管的位子就像是椅子上插個釘子,任誰也坐不住。一年多來這個職位大多時間裡實質上幾乎都是空著的,就只是由別的單位主管象徵性的掛個「暫代」的名義,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個主管,但實質上卻是群龍無首。

說是群龍無首,倒也未必完全如此。下面的部屬沒有真正在管事的主管,卻也照樣運轉無誤。一般例行性作業倒都還是能夠維持正常運作,反正大家都是老員工了,不就是那麼些事情嘛,也都知道該怎麼做。只是老闆若是想交辦一些特殊的任務,或是想要執行一些較有難度的工作時,這才麻煩了,沒有個像樣點的主管負責還是不行的,要不然就再這麼繼續的混下去也未嘗不可,反正也沒差,又出不了什麼大事情。

無可用之才?

這個位子有那麼難做嗎?老闆心中納悶著,也不是什麼技術性的單位,更不必去赴湯蹈火什麼的,為什麼公司內能派、能調、能用的人都一一試過了,或是說都徵詢過了,自從每位調過去的人都像逃難似的快速地以離職收場,從此就再也找不到人願意來接手了。公司內找不到合適的人,沒關係,改從外面找也是可以的,只是職缺也刊登了、人也找來了,但結果卻更糟。新到任的主管走的速度,就像是被人拿刀子在背後追殺似的,比逃難的速度還更快,大家都還記不得新主管的名字,而人就不見了。

破格晉升

小張的學歷好、履歷佳,擁有碩士學位還是從大企業集團出來的人,平時做事積極認真,待人和善,又喜歡幫助他人,即使是其他部門的人來找小張幫忙,只要能力所及以及時間許可,也都會盡力協助,因此人緣不錯,與各部門關係交好。小張來公司的時間不算久,大約才一年左右,一進公司,就很受到老闆的重視,屢屢交辦重要任務,是近期新人中最受矚目的一位明日之星。

這次的新主管怎麼又這麼快就陣亡了,真是傷腦筋。這個主管的位子想要靠外找難度反而更高,看來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恐怕還是得要回過頭來尋求內調才行……」老闆看了一下在場的人資與小張的主管王經理,帶著期望又有點威嚴的眼神停留在王經理身上,「所以我想……,如果找小張來擔任主管,你們覺得怎樣?」老闆提出一個較為膽大的調度想法,想聽聽大家對此意見如何?

聽完老闆的說法,王經理露出一臉錯愕的表情,因為小張的專長與此部門是八竿子打不著,不知老闆是說真的還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回應,只好兩眼空泛的看著老闆。老闆看大家似乎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我知道,公司有相關經歷又夠資深的人要不是夭折就是極力婉拒,向外又找不到待得住的人,可是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看小張進公司後的表現很是不錯,人又很積極,雖然沒有相關工作經驗,經歷也不足……,不過沒關係,只要資質好應該都是可以培養的

聽完老闆的說明,人資皺著眉頭說:「老闆您這樣說是沒錯啦,憑小張的能力與態度,要培養一定是沒有問題的,怕只怕小張沒有意願來接這個主管。以過去慘烈的情形,小張不可能不知道,雖然小張的能力很受肯定,但之前條件符合的人都幹不下去了,小張要面對的狀況只會比前人更嚴峻,那你想他會這麼笨,肯來跳這個火坑嗎。

雖然這個職位不好做,並且以小張的資歷來說,這個部門主管的職位對他而言實在是有點越級晉升,但以小張這麼積極又勇於挑戰的個性來講,搞不好這反而會是一個誘因。只是相對的公司也必須承擔一些風險,不過這風險相較起來也就算不了什麼了,總比這個位子放著空著要好吧!」老闆很認真地打著他的如意算盤。

王經理倒是沒什麼太大意見,恐怕是也不敢有什麼意見,一開始就已感受到老闆的心意已決,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這件事必須由他去跟小張談,想要說服小張恐怕不是件容易的差事,「那我先私底下試探看看小張的意願如何好了。

全民擁戴

雖然只是私底下的詢問,可是小張要接主管的消息,仍是很快就傳遍了全公司。當然這個群龍無首的部門同仁們也都聽到了風聲,而他們素來與小張交好、彼此熟識,一聽到這個消息後,沒敢閒著,竟然一一跑來勸說,強烈地表達希望小張能接下此職位。

這下小張的主管王經理可是輕鬆了,不必自己大費脣舌的去說服小張,反倒是自有別人代勞了。而且這個出缺的主管職位正是由王經理暫代著,這對他而言本來都一直是一個頭痛的事情,若是小張願意接下這個爛攤子,雖然自己單位少了一名可用之才,但也算幫自己解決這個頭痛的代理之職,還不算虧到,而該部門的同仁又這麼支持小張,看來這件事應該是有譜了。

在部門同仁全體力拱以及老闆與主管全力的支持與勸說下,小張受到很大的鼓舞,原本擔的心也放下了不少。小張起初擔心的是第一,自己沒有這個部門的經驗與專業;第二,自己出社會也沒幾年,資歷實在不足,更何況;第三,過去也沒做過主管,第一次擔任主管就做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這個險冒得也實在是太大了。可是,對小張而言,這麼快就能晉升部門主管,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誘因,而且還沒上任就已經得到部屬們的支持,即使沒有主管經驗,看來要帶領部屬應該不會是什麼大問題。

除此以外,這件事還有一個隱憂,就是小張自己一直搞不清楚這個部門的前幾任主管,為何都夭折得那麼快,難道大家真的認為自己有那麼優秀嗎?小張即使對自己還滿有自信的,卻也還沒自大到這個地步,所以這應該是不太可能,那到底又是什麼原因呢?又有誰知道呢?小張把公司元老們給問了一圈,結果是大家都不知道。

沒關係,人在受到稱讚的時候,就很容易會做出不理智的決定。小張抵擋不住未來的部屬們每天輪流派人來灌迷湯,最後終於點頭同意,接下了這個燙手山竽的職位,跳進了這個折人無數的大火坑。

事情易做,人最難搞

接下了這個職位,不只小張自己怕陣亡,就連老闆也很怕小張陣亡,還特別幫小張鋪好了路,在公開場合或是私底下都明白表示支持小張,盡量排除與其他部門可能發生的隔閡或阻礙。我們從老闆這麼幫小張打點,就知道這個職位有多難做了。

只是,這些都不是重點,小張……,嗯!嗯!現在應該改稱張經理了,原本就與各部門關係不錯,且這個部門即使沒有主管也都能順利運轉,所以一般事務性的事情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那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之前各烈士的犧牲成仁呢?

這個答案在張經理到任的兩個星期後就逐漸浮現出來了!

原來問題不在外面,而是在部門裡面。不是在事情有多難做,而是在人有多難搞。可是,不是每個人都竭誠的歡迎小張過來嗎?人又怎麼會難搞呢?其實難搞的也就只有一個,不過只要有一個在關鍵位置的人難搞也就夠嗆的了,就像《甄嬛傳》裡的華妃,有這麼一個人領頭,整天用盡心思的在背後搞你,想不死也難。

老部屬整新主管最容易

新官上任三把火,張經理不敢這樣做,也沒本錢這樣做。但有了新的舞台後,總是想要有所表現的,況且這個單位過去還是問題叢生(不過大家只知道有很多問題,但就是沒人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就是了),那麼新官上任還是得有點作為的。

認真的張經理開始去了解部門內的相關作業,因為對每件事情都沒有經驗,所以每件事情都特別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並詳細閱讀相關資料,每每遇到不瞭解或是不清楚的地方,就會請部屬來做說明,就這樣花了一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對部門整體業務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前兩週進行得還算順利,但接下來可就不太一樣了,跟部屬要更進一步的資料時,經常就是推、拖、拉,速度變得是愈來愈慢,經常慢到似乎都忘了這件事情的存在。難道當一個主管就非得要親自去了解這麼詳細的資料嗎?這些不應該都是部屬該去處理的事情?張經理才剛上任沒多久,有必要去了解這麼細節的東西嗎?其實,這也不是張經理所願意的。

有次開主管會議時,老闆對張經理報告的數據有疑問,就請張經理說明,結果張經理搞不清楚數字是怎麼計算出來的,只好杵在那兒啞口無言,也只能說,「我回去弄清楚後再來報告。但回去一問承辦人員——就是這個部門年資最深的陳姐,得到的答案卻是,「我報表做好給你後,檔案就刪除了,所以資料就沒留下來。

蛤!有人這麼做事情的嗎!」張經理強忍住怒氣,「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該怎麼回覆老闆呢?」我們新任的張經理焦急的口中念念有詞。而不認為自己做錯事情的陳姐在一旁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冷冷地道:「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看來張經理只好自個兒瞎掰了。

就這麼點小事情張經理也處理不了,還真令人喪氣。但過了兩天我們這位資深的陳姐在公司走廊上很(技)巧的遇到了老闆,卻很積極的跟老闆獻殷勤,主動說明這個數據的來龍去脈,而且老闆一聽就懂,臨了前還補上一句,「其實這些細節我之前都有跟張經理報告過,可能是張經理沒注意到或是忘記了吧!不過,董事長您請放心,我會盡力協助張經理的。」。這是什麼意思啊!這不是擺明了在暗示老闆張經理的能力不行、努力不夠、沒進入狀況、還沒辦法掌握部門嗎?

後來幾次主管會議,張經理報告的數字經常會出狀況,陳姐偶爾會故意提供錯誤的數字給張經理,然後再湮滅證據,事後並予以否認。雖然老闆都很客氣也沒責怪張經理,但一直出錯,又做不出個合理的說明,回去又問不出個答案來,還是很傷人志氣的。張經理正在坐困愁城、無計可施的時候,心想總不成就這麼繼續下去吧!乾脆心一橫,一不作二不休,既然要不到原始檔案,也不必勞煩陳姐費心整理了,就自己取代陳姐的工作重頭做起,重新整理書面資料,雖然這樣很花功夫又浪費時間,但無論如何總是一個辦法。

妳把我今天報告的相關的書面資料,全部都拿過來給我。」張經理用命令的口吻對陳姐直接下指令。

雖然陳姐滿臉的不高興,但經理已經下命令了,總不好當場拒絕,把大家給搞得難堪吧!陳姐於是消失了一陣子,也不知人跑到那裡去了,還真不知這些資料到底是被陳姐給藏到什麼地方。過沒多久,陳姐步履蹣跚的抱來一大疊資料,「資料實在是太多了,我先給你一部份,等你看完後我再拿其他的過來。

不錯,事情總算是有點進展,從完全看不到細部檔案資料,到現在好歹部分書面資料總算是拿到手了,只待張經理好好的逐一觀來。只是這一看,我們著急的張經理可又傻眼了。連續翻了幾頁資料,在關鍵的欄位上竟然完全沒有數字,不但沒有數字,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張經理急忙地又繼續翻了幾頁,結果情況都一樣,愈是重要的資料,缺得就愈嚴重,怎麼會這樣。如果原始資料都長得是這樣,那麼陳姐又是怎麼作業的,難道她的記憶力超強,全部都記在腦子裡,還是陳姐看得懂這些無字天書,這可真是怪了。

大失所望的張經理無奈地只好再仔細的把資料給重新看了一遍,這次可是有所收穫,看出了點端倪。張經理發現在每張資料旁邊的空白處有人用鉛筆輕輕地註記了一些符號,而且只要是有空白欄位的資料,就會有這些符號,仔細比對一下這些符號,這下張經理突然開竅了。

這些符號應該是代表著空白欄位中的數字,只是還弄不清楚規則是如何罷了。竟然會有人這麼費盡心機的設計一套系統,特意的來隱瞞資料。這麼樣的大費周章,那你想這裡面沒有鬼才怪了。

本來張經理已經撐得極其辛苦,事情幾乎是毫無進展,甚至對自己的能力都產生了懷疑。是不是自己不會當主管,才會無法有效領導部屬;還是專業能力不足,才無法讓部屬信服;或是誠意不夠,才無法與部屬溝通。就在即將撐不下去的當口,卻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天大的秘密,這才突然豁然開朗,搞了半天原來是陳姐有問題,故意在整我啊!了解這點後倒是徹底激發了張經理的鬥志,才打消了放棄的念頭,再怎麼樣都要跟陳姐周旋到底。

經過一段日子的明查暗訪,張經理總算是有點眉目,還隱約查到了陳姐利用職權私相授受的情事,只可惜苦無證據。但在這段期間,張經理的工作是愈來愈難做,下命令沒人理,要資源來個推拖拉,要資料大多是錯的,幸好這部門的工作也不是有多困難,張經理花比別人多三倍的時間去了解每個細節,破解其中的機關,唯有如此才不會被陳姐呼攏,就這樣部門中的大小事情張經理也慢慢的開始上手了。

陳姐發現張經理不像前幾任那麼好對付,沒那麼容易趕走,手段只好愈發狠毒。某日陳姐一早來公司就笑咪咪的跑去提醒張經理,「報告經理,今天是老闆的生日,依照往年的慣例,等下大家都會到老闆的辦公室,然後各部門依序向老闆祝壽,不過這點你不必擔心,相關的作業我都會負責打點好。

張經理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今天是愚人節嗎?還是吃錯藥了,看到陳姐反常的表現,張經理心裡難免升起一股小小的不安。但仔細想想,不過就是幫老闆祝個壽,買個蛋糕,通知大家集合,各單位行禮如儀,唱個生日快樂歌就是了,也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想不出陳姐還能搞出什麼名堂來,所以今天就當作是老天特別眷顧,讓張經理能夠輕鬆一天,這件事張經理也就沒特別放在心上。

一會兒後,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大家陸續往老闆辦公室移動。辦公室中一片亂哄哄的好不熱鬧,就看到陳姐在一旁交代了部門助理充當司儀,然後就忙裡忙外的去催促大家趕緊集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大家到得差不多了,助理司儀來請示張經理是否要開始了。張經理掃視了一下全場,見人是來了不少,「咦!不是陳姐在催人過來嗎?怎麼還不見她來回報呢。

張經理又等了幾分鐘,還是看不到陳姐的蹤跡,又巡視了一下現場,這才驚覺「哎呀!不好了」張經理心中驚叫著,馬上轉頭跟助理司儀說:「怎麼別的部門的人都來了,而我們自己部門的人卻一個都沒看到。

助理司儀聽到後也是一驚,同時也立即對現場搜尋了一遍,「真的耶!我們部門除了我們兩個人以外,其他的人是一個都找不到耶......,那請問經理,接下來該怎麼辦。

時間已經延誤了十幾分鐘,若再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那你就先開始吧!不過,等下進行到各部門向老闆祝壽的時候,你把我們部門安排到最後一個,看能不能爭取一點時間,希望他們趕得及過來。」張經理心裡焦急得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把人全部都給找進來,只是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人也走不開!所以也就只能先這麼安排了。

張經理根本無心理會現場進行的狀況,眼巴巴地盼著能看到部門人員的及時出現,心裡卻一直盤算著等下萬一真的開了天窗,那該如何是好,我這個主管該怎麼才幹得下去啊!又該如何才能化解呢?

各部門依次的向老闆祝壽,終於輪到了張經理的部門,這時張經理焦急的再次望向辦公室門口,依舊是靜悄悄的沒有動靜,這時張經理心中終於落了個底,他們應該是不會來的,看來這回又著了陳姐的道了。

「是故意要讓我在老闆及全公司人的面前難堪,讓我做不下去嗎。」張經理心理OS著。這個情況可真是囧啊!主辦單位竟然沒人來,沒辦法,張經理只好硬著頭皮,拉著司儀,就這麼兩個人,「我們部門因為事務繁忙,大家都以公事為重,又剛好都有緊急且重要的事情趕著去處理,所以就我們兩個做代表,在此恭祝董事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福納百川、萬福金安。」張經理最後講得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事實真相

既然要整我,又要趕我走,那當初為何這群部屬,尤其是陳姐,會那麼積極的希望我來接主管呢?」這是張經理就任主管以來心中最猜不透的一件事情。這個部門,陳姐根本就是地下主管,當初其他人應該都是受到陳姐的影響才來勸進的,所以要解開這個謎題,關鍵還是在陳姐身上。

陳姐在這個單位工作了很久,是部門中最資深的人員,部門中的大小事情陳姐可說是一手包辦毫無問題。但每次主管職位不管怎麼出缺,這個位子卻始終都落不到陳姐的頭上,這要是你,你會甘願嗎?又會服氣嗎?這個不甘不願的結果就是「我吃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吃得到,我坐不到的位子,別人也甭想坐。」於是就生出一系列的整人手段,由於兩面手法做得好,別人才都沒發覺出來。但新主管可就撐不住了,吃了悶虧又申訴無門,還是趕緊閃人為上,反正每個月也沒比別人多領多少薪水,還要這樣子的來搞宮廷鬥爭,這可真是太傷腦力、太不划算了。

在搞掉了多位主管後,公司仍是沒考慮把陳姐升為主管,既然正位不可期,那何不找個魁儡,自己在幕後操作,做個地下主管,反正名是拿不到了,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掌握實權好了。就像慈禧太后的垂簾聽政,要是出了問題,責任還可以推給魁儡,似乎也還不錯,而張經理當初就是被陳姐認為是個適合當魁儡的人才,只是最後誤判,看走眼了罷了。

陳姐原本認為張經理為人和氣,平時溝通也很尊重陳姐的意見,而且來公司的資歷也很淺又沒這個部門的經驗,上任後應該就只能倚重陳姐,只可惜這個如意算盤是完全的打錯了。沒想到張經理上任後會如此的認真投入,學習速度快,又有自己的想法,事情更是講究細節,才會讓陳姐徹底改弦更張、調整策略趕緊來滅火了。

得到老闆支持才能解決問題

處處受到陳姐設計陷害的張經理雖外表看來忠厚老實,但事實上卻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一旦清楚了自己所面對的處境後,也就不再徬徨失措。幾經思量後,這個棘手問題既然是由「人」所造成的,所以還是得從「人」來下手才有辦法解決。

在任何公司,不管你能力有多強,戰功有多彪炳,或是掌握了多少資源,都比不上老闆的認同來得有用(所以也難怪有那麼多人喜歡拍老闆的馬屁)。張經理深知此理,所以,不管陳姐多會玩弄兩面手法,多會設計陷害,張經理只要能取得老闆的信任與支持就有機會破解。

自從張經理走馬上任後,所做的任何決定,或是打算要執行的作法都會先向老闆報告,說明細節與用意並請示老闆意見。不但讓老闆充分了解狀況,事情也能完全掌握,才能讓老闆對其信任與放心。除此以外,老闆交辦的任務張經理也都盡全力的去如期達成,這點是特別讓老闆滿意的。因為過去老闆想做的許多事情都拖了很久,這下終於有人可以執行了。張經理在報告進度的同時,也有意無意的讓老闆知道這個部門問題之所在,這下老闆可終於明白,為何過去這個部門的主管始終沒人能留得住的道理。

能做到這些,可不是平白無故就能達到的,若只用一般的做法,只靠一般的努力,張經理恐怕早就跟隨先賢做烈士去了。這幾個月以來,張經理整個人是瘦了一大圈,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要做、要學、要管、還要搞鬥爭,真是一個人當三個人用,超級的給他爆肝工作。不但白天要工作、晚上也不得閒,就連生病都沒有時間,若一直這樣超時工作下去,遲早是要撐不住的。

所以要盡速解決眼前陳姐的這個問題,否則早晚仍是會陣亡的。而問題要解決,看來方法無他,唯有換人一途。只是要換人並不是說換馬上就能換的,公司的重要資料全被陳姐一手把持住,要先能解決掉這個問題,才有機會把人換掉,否則草率換人的結果,整個部門恐怕會面臨重建的命運,而更大的問題是,可能會找不到有誰願意來重建呢,這可又是一件嚇人的大工程。

人不能馬上換,那就慢慢的來換。先找個有經驗能力又強的人進來,名義上是減輕陳姐的工作負擔,實質上則是準備接手。張經理跟老闆說明了作法後,得到了老闆充分的支持,接下去就是如何來打這場仗了。

被激反撲、愈挫愈勇

接班人都已經到位了,以陳姐心機這麼重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大家在打什麼主意,只是彼此都心照不宣,表面上不拆穿就是了。新人直接要交接陳姐的工作,雖然名義上是協助陳姐處理事情,但要叫陳姐輕釋兵權也不是那麼容易。幸運的是,因為新人屢屢被陳姐陷害,反倒是激起了莫名的鬥志(這點張經理倒是幸運地用對了人),反而愈挫愈勇,拼命的加速趕進度,並且不動聲色的將過去遺失的資料逐一補齊,這下就看陳姐還能怎麼拿俏。

那新人到底是怎麼被陳姐激到的呢?某天老闆從外面回來公司,才一進公司Lobby,就看到資料掉落一地,竟沒個人來處理,「這是誰弄的,怎麼東西掉得四處都是。」老闆脾氣正要發作的時候,剛好陳姐一旁經過,見機不可失,就裝得一副好心的樣子,趕緊跑過去跟老闆說:「老闆您不要生氣,我馬上去叫人出來。

老闆還以為陳姐知道是誰做的好事,但事實上陳姐根本就不知道,不過這點可是一點兒都不重要。陳姐直接回到部門辦公室,一進門就大聲叫嚷著新人的名字,說「老闆在Lobby要找妳,妳現在馬上過去。

新人一聽老闆急著找她,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馬上丟下手邊的工作,就趕緊往Lobby走去。到了Lobby,看到老闆,「董事長您找我….」,新人還來不及問是什麼事情,就被老闆當場劈哩啪啦地給臭罵了一頓。老闆罵完人後氣沖沖地離開了,新人這時都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只莫名其妙的傻立在那兒。

類似的事件層出不窮,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不但沒有擊垮新人的意志,反而更激發了她的鬥志,新人就跟張經理兩人並肩作戰,聯手非要把陳姐趕走不可。

功成身退

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而時間則更是有限。小張調過來成為張經理後,原本的工作竟然一時半刻找不到人來交接,反正原來這兩個單位都隸屬小張原來的主管王經理的管轄,所以找不到人交接,事情就還是要求張經理繼續做下去,這個雖說不近人情,但也不是沒有好處。

張經理願意繼續接下原來的工作,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其實心裡是打算著要是調到新單位後若是搞不定,萬一夭折了,也還能留著個理由,可以順理成章的調回原單位,給自己預先準備個台階、留條後路,否則萬一死得不明不白,這虧可就大了。

多付出就會有多的回饋,張經理把這個部門的問題釐清也找到解決之道後,就找個機會跟老闆報告:「自從接下這個主管職位後,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在工作,遇到的許多狀況,也都一一跟您報告過。其實這個部門的問題並不複雜,過去找不到主管也不是因為工作太難,只是要把人的問題處理掉就可以了,而這點也已經在進行中,相信很快就會有效果。只是持續這樣的工作實在太勞累了,即使人的問題可以解決,後續重建仍需要很大的功夫,而目前體力已經透支過度,尤其是在調過來前的工作一直找不到人來交接,這樣蠟燭兩頭燒,實在不是我的能力所能承擔的。」張經理講到這裡,老闆面露難色,不是覺得張經理在推諉責任,而是擔心難道張經理也撐不下去了,是打算要提辭呈嗎?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知道你接這個部門非常的辛苦,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沒關係,你不要擔心,若需要什麼協助,你儘管說。」老闆拍拍張經理的肩膀,「有什麼困難,我都支持你。

我原來在前單位負責的那個大案子,恐怕公司要找到適合的人來接手一時之間並不是那麼容易,而這邊的問題應該很快就能解決,只要人的問題能解決,找人接手就不是問題。所以我想來個接力賽跑,我跑第一棒,幫公司把問題解決了,再幫忙找人接手跑第二棒,重新把部門給建立起來,否則若要我一個人從頭一路衝刺到底,恐怕沒那麼大的能耐,也沒那麼多的體力。」張經理很誠懇地跟老闆分析狀況,也一併把未來的規劃都跟老闆詳細說明。

老闆聽了張經理的說明後,大大的鬆了口氣,微笑地說:「沒問題,你能處理到這樣已經幫公司很大的忙了,況且原單位也非常需要你。」其實老闆最怕的就是張經理撐不下去,那就證明了當初老闆的如意算盤是打錯的,還連帶地損兵折將。

經過一段時間的爭戰,陳姐的伎倆逐漸失效,張經理與新人能掌握的事情愈來愈多,陳姐終至不敵,最後張經理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將陳姐調了個部門。陳姐的地位一落千丈,到了新部門後一切都要重頭開始,失去了舞台也失去老闆信任的陳姐,沒多久就自請離職了。

公司重新為這個部門找了位新主管,沒有了人為的惡意阻饒,雖然仍有許多事情隨著陳姐的離開而須重頭開始,但只要多花點時間,多費點心力,還是能一點一滴地重建回來。

而張經理則是順利的調回了原單位,不但薪水、職級繼續維持著主管的水準不變,當手上的重要案子結束後,更是得到公司的重用,轉調到另一部門擔任主管,薪水則是更上一層樓。張經理所做的努力公司看得到,所做的付出老闆體會得到,雖說當初跳進這個火坑時力有未逮,未能克竟全功,但卻意外地成為快速晉升的跳板,只要掌握住關鍵,展現出誠意,危機就能變轉機。

張經理事後想想,當初決定跳這個火坑的決定實在也下得太匆促了,要不是自己命大,還真說不定會葬身火窟。其實當初自己也沒充分的實力來擔此重任,或許也可以考慮用「代理」主管的方式來進行,或許壓力就不會那麼大。只是這也同時表示自己沒把握,部屬也不容易信服,事情也可能更不好做,但卻是個比較保險的方式。事情再想回來,直接上任這樣的結局也不差,只是也難保上任後是否有能力能解決問題,那這個風險不是也太大了。總之,高風險、高報酬也同樣可能高損失,在接受高風險時若也能加買個保險,那就更妥當了。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