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跳火坑嗎一事情搞砸了,人也落跑了,留下一個爛攤子,要找誰去接?好事輪不到,壞事排第一,說好聽的叫「能者多勞」,說坦白的就是要你犧牲去跳火坑。老闆金口一開,聖旨一下,能不跳嗎?這個火坑跳了會死,可是不跳也死,那該怎麼辦?

已知是火坑,又為何要跳?沒有誘因、沒有脅迫誰要跳火坑!就算有時你想跳,別人也未必敢讓你跳,總是機緣巧合,才會面臨跳火坑的抉擇。

既然是火坑,就代表這個位子難坐,事情不好搞。而能有機會跳火坑,要不是能力過人——公司派最強的將去打最難的仗,就是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因為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只好二軍當一軍用,不期待轟轟烈烈,只希望不要壯烈成仁。

即使有能力也未必有把握,除非天時、地利又人和,否則單憑一己之力,要成功,機會不大!但老闆都交代了,似乎不去也不行,否則如此公然抗命,以後老闆還能信任你嗎?還敢再倚賴你嗎?老闆沒台階下,事情沒人處理,難道要老闆自己解決嗎?但去了又沒啥好處,做成功是應該的,了不起老闆口頭讚揚一番,但失敗了卻要承擔後果,反倒給自己留下不好的紀錄,那麼站在火山口,是該跳不該跳?

品質認證

小張在國內某個企業集團中的一家公司擔任部門的小主管,負責的是品質把關的工作。公司為了提升品質要求並符合國際標準,於是決定要導入品質認證系統。老闆對此很是重視,於要交辦做事努力、認真的小張來負責整個認證事務的執行。同時間,老闆也交代在集團中的另一家公司一起推動品質認證,兩家公司同時進行,但各自有各自的負責人員。

這兩家公司的辦公室恰巧都位於同一棟大樓,分屬上下兩個樓層,小張的公司在上層,另一家則在下層。大家平時業務有所往來,彼此也都熟識,既然兩家公司都同時要認證,為了節省時間與成本,兩家公司就都找同一家顧問公司來輔導認證,這樣彼此之間就能相互參考,也可有個照應,於是就這麼展開了半年多的導入期。

半年的時光很快地過去,到了要驗收成果的時候。小張的公司進度比較順利,於是先安排認證。大家戰戰兢兢的嚴正以待,就在經過幾天認證公司的嚴格審核後,很順利的取得了認證,小張這下才終於鬆了口氣,卸下了半年多來沉重的壓力。

壓力有這麼大嗎?這個品質認證,若只是要取得一紙證書,其實並不困難。但小張卻做得異常辛苦,主要是因為老闆要求要真的落實整個制度,而不是只做做表面功夫而已。老闆是想藉由此次機會,調整公司全體對品質的態度,希望徹底改頭換面,讓公司品質上軌道,確實來提升品質水準。

要確實落實品質制度,那可真不是開玩笑,而且公司原本的體質就不是很好,所以老闆才想藉由此手段來改善體質。這次能夠順利認證成功,同時讓整個制度上軌道,過去許多積存的問題,也同時在這次的認證過程中給解決了,小張這下功勞可是不小。

山雨欲來

小張的公司認證過了,接下來就輪到另一家公司要開始安排認證。正常來說,小張公司通過認證應該會給接下來要認證的公司帶來非過不可的壓力,但這家即將認證的公司為什麼看起來卻是一副輕鬆模樣,絲毫沒有要打仗的感覺。

依照正常程序,在正式認證前約一個多月,認證公司會安排預審的程序。預審與正式認證過程幾乎差不了多少,主要是可以讓公司做好準備,預先發現問題,以便在正式認證前完成最後的改善,這樣在正式認證時才不會出什麼太大的狀況。

小張的公司當然也經過相同的程序,只是一切都很順利,沒發生什麼大問題,但公司不同,預審的情況也跟著大不相同……。

就在預審的結束會議中,認證公司的稽核人員,洋洋灑灑的列出一長串缺失要求改善,這份缺失列表,看起來還挺嚇人的,就從稽核員報告時的態度跟語氣上來看,都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感覺上好像還蠻不常碰到這樣的情況似的。

在會議結束後,認證公司的稽核人員並沒有馬上離去,反而找了專案負責人與老闆等幾位高階主管到一旁,私下語重心長地說:「我稽核過許多公司,你們這次預審的狀況,真的算是非常的不理想,許多缺失的情形都很嚴重,看起來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有效改善的。而現在離正式認證也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我擔心以你們目前的情況,這些缺失恐怕無法在期限內改善完成,所以你們可以考慮看看,是否要取消這次的認證,等到準備好了,再重新申請。

這個結果真的把老闆給氣炸了,同樣的顧問公司來輔導,為什麼小張的公司做得到,而這家卻做不到。老闆是個使命必達的人,於是大發雷霆並宣布:「我們不會延期也不會取消,這次認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切依照原進度進行。」老闆交代完了,大家面面相覷,剩下的就是專案負責人與主管們想辦法該怎麼去達成的問題了。

誰來跳火坑

遇到這個狀況,你說該怎麼辦?預審出大狀況的公司大頭們,大家一個個頭抱著燒(台語),煩惱得不得了,大家都知道老闆的個性,命令既然下了就一定要達成,而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又該如何去達成呢?

大家的壓力都很大,這次認證的專案負責人成了眾矢之的,其壓力則更大,主管們各個逼著他要拿出個辦法來好解決問題。這也真是奇怪了,如果有辦法,不早就拿出來了,問題要是能解決,根本就不會走到今天的這步田地,難道就只有我有錯,你們其他人就都沒責任嗎?大家這樣逼是有用喔!真是氣不過,於是就這麼心一橫,紙筆拿出來,乾脆辭呈一丟,專案負責人竟然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了。而且說走就走,也不故作姿態,給人來個措手不及,就留下了這個爛攤子,看有誰敢接。

這個狀況傳到了老闆耳中,看來要靠他們自己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想想也不能讓他們就這樣繼續擺爛下去,於是就把小張的主管找來,嘆了口氣說,「那就叫小張來負責好了。

這是什麼道理,別人家的火坑為何要我跳啊!」小張憤憤不平的說。

小張才剛登上山峰認證成功,都還沒論功行賞呢,就要被逼著去跳火坑,心情直接從雲端摔落到谷底。這個火坑跳下後,要是失敗,不但前面剛認證成功的功勞全部一筆勾銷,還會留下個失敗的紀錄,真是立即豬羊變色;而即使萬一成功,了不起就是錦上添個花,大家也會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沒什麼太大感覺。這種有功無賞弄壞要賠的工作,小張怎麼想都覺得太不划算,這怎麼能接呢?

但,老闆已經欽點小張去赴湯蹈火了,小張能不去嗎?而且不要忘記老闆是個令出必行的人,這要是不去,就等於公然抗命,老闆面子必然掛不住,以後小張在公司恐怕也不必混了,必定會被老闆列入黑名單中,恐怕未來美好的前途在這裡就要畫上休止符了。小張反覆思量,還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不得不跳就想好再跳

小張想來想去,在這種情況下,其實答案就只會有一個,也不必在那裡浪費時間了,就是勇敢地給他跳下去。所以現在該花時間思考的,並不是該不該跳火坑,而是跳下去後要怎樣才能生還,最好不但要能生還,還能創造奇蹟,能夠化危機為轉機,那就更好了。

事情釐清楚了,精神跟著就來了,小張趕緊去了解了一下實際狀況,推演著未來的一個月該如何進行,把事情大致上都了解一番,接下來竟然就直接去找老闆密談了。

老闆要小張接手認證的事情,在兩家公司間很快地就傳了開來,小張直接去找老闆的事情,也瞬時傳遍了上上下下,我們永遠都不可小看辦公室八卦的傳播力量,對於這點可要好好的來補充一下。

有次老闆找小張來要交代事情,小張進入老闆辦公室後,秘書順手就把門給帶上,於是辦公室中就只剩下老闆與小張兩個人。這個集團老闆的辦公室可不像一般小主管的辦公室,不但房間寬大、位置隱密外還隔音良好,一般人平時沒事是不會經過這裡的。

結果老闆在跟小張談話時,因誤解小張的意思而把小張臭罵了一頓,這時受盡委屈的小張,不知哪來的膽量,或許是仗著年少輕狂,竟敢跟老闆據理力爭豪不畏懼。

大家都知道老闆的暴躁脾氣,有誰敢頂撞老闆或反駁老闆的意見,而此次小張的抗暴行動、這等的英雄事蹟,瞬間早已傳遍全公司。小張才剛走出老闆辦公室,在回到自己座位的途中,一路上就有不少人跟他鼓掌叫好,直誇有勇氣更有骨氣,你說這個八卦的散播力量可是多麼的驚人。但話雖如此,小張這次跳火坑後到底跟老闆談了些什麼,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帶著尚方寶劍跳火坑

小張執掌兵符後,馬上就找這家公司老闆之下最大頭的人物商談,「報告副總,您應該很清楚老闆的個性與要求的,這次認證最後要是真的沒過,不只是我會走路,恐怕您也會下台,我想這點大家應該都有共識。我這邊已經取得了老闆的充分授權,不過還需要您這邊全力的配合,認證才有可能成功。

這家公司老闆以下最大的就是副總了(老闆自認神勇過人了,所以兼任集團內多家公司的總經理),副總聽完小張的開場白後,邊點頭邊說,「只要你能搞定這件事,要我怎麼配合都沒問題。

這樣事情就好辦了,麻煩副總立即通知公司所有同仁召開緊急會議,包括外點的同事也要全部回來,今天下午立即召開。請您向大家宣示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同時授權我全權處理,大家必須全力配合,其他的我自己會處理,這樣就可以了。

因為是臨時召集大家回來開會,人人臉上都掛著疑惑與不安的表情,在副總依照小張的劇本說明完後,小張接手上場,開場先激勵大家一下,分享了之前通過認證的經驗,接著簡單說明了各單位接下來要執行的重點以及該如何進行,當鼓勵的話說完後,小張大約停頓了幾秒鐘,讓大家沉澱一下,這時小張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並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投向大家,接著以堅定的口吻說:「這次董事長是玩真的,若是認證失敗,我跟副總恐怕都得走人,所以以下公布這次的罰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若是無法配合或是無法達成要求的就絕不寬貸。

雖然治亂世得用重典,但小張其實並不是想以懲處來恫嚇大家,若是最後仍無法達成目標,那麼再怎麼處罰也是於事無補。小張只是希望藉此能讓大家把通過認證當成目前最首要也是最重要的任務,大家必須要破釜沉舟、下定決心,盡最大的力量去達成,並信任小張能夠帶領大家達成任務。

經過這次會議,大家就像喝醉酒神智不清的人,突然受到重大驚嚇,瞬間驚醒過來一樣。小張一次就掌握了指揮權,並得到大家的支持,還激發了大家的鬥志,於是緊接著就馬上指派了幾位同仁負責相關工作,立即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絕地大反攻。

忙碌拼命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一個月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又到了結束會議,只是這次不是預審而是經過一個月後的正式認證。大家期待認證公司宣布是否通過的心情,不像是明星們在金馬獎頒獎典禮時等待頒獎人公布得獎名單時的心情,反倒比較像是犯人在聆聽法院宣判是否有罪時的感覺,而這個感覺讓等待宣布的時候還真是倍感煎熬。

認證公司主導稽核員一項一項的說明缺失項目,大家聽得是心驚膽跳,深怕不小心聽到一條重大缺失,那一切就都完了。這次的缺失項目還真是不少,大家聽了老半天都還沒聽完,心跳就像打鼓一樣,是愈打愈重也愈打愈快,再不趕快宣布結果,恐怕一顆心都要給跳出來了。

這次審查雖然缺失不少,但大多是些小缺失,並無重大缺失,我們在此恭喜大家通過這次的認證。」當主導稽核員宣布最後結果時,大家欣喜若狂,如釋重負,心想,飯碗終於保住了,明天可以繼續來上班了。

至於小張呢?不管是一家公司還是兩家公司通過認證,對小張而言其實是沒多大差別的,差別的是,小張從此得到大家的肯定與信任,也對自己的能力更有信心。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