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異的實習案例上一個薪資不高、距離不近、工時不短、工作環境充滿了令人驚異的實習機會,讓參與實習的學生初次體會了真實工作的艱辛,也了解的現實工作上的落差,最後也對自己未來的生涯,做出重大的抉擇!

 

張大學念的是工科,在大一的時候,能玩的都玩遍了,到了大二,該當的科目也絕不放過,升上了大三,竟然發現有幾門學科得和學弟妹們一起上(就是重修啦!),感覺還真是亂尷尬的,於是就像含羞草被碰觸到似的開始收斂了起來。在大三的這一年,多少總算是修到了一些與本科系相關的專業科目,才對自己所念的這個科系稍微有了點概念。

實習機會

眼看著接下來的暑假要是結束後,就將要邁入大學的最後一年。小張感到有點迷茫,也有點慌張,夜深人靜的時候,不由得開始思考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是該就業還是該升學呢?或是像有些同學已經開始準備考公職了。如果選擇就業,那該找怎樣的工作呢?自己又適合做什麼?還是自己想做什麼呢?這一堆的問題,其實自己通通不知道答案

那如果選擇念研究所呢?心中也同樣是一堆問號。是該繼續念本科研究所,還是該轉換跑道。這個科系已經念了三年,自己也不知道對此是否有興趣,更搞不清楚未來工作好不好找,而且以目前的成績來看可說是乏善可陳,若選擇其他研究所或許能有所轉機。不過若是真要改念其他研究所的話,現在就該開始準備了,否則會來不及,但問題是,該轉到哪裡去才好呢?想來想去在這個最後的暑假,到底可以為自己的未來做點什麼呢?

班上的同學,雖然也有人想到畢業後該怎麼辦,但大多數同學仍是延續前兩個暑假的風格,缺錢的到麥當勞打工、有才藝的去餐廳駐唱、功課好的當起家教老師,無聊的就去餐廳端盤子……。在大三的暑假,同學們想賺錢的、能賺錢的都各自發展去,唯獨系上的三個暑期實習機會,卻乏人問津。

小張心裡盤算著,反正自己既無才藝也沒有特別想買的東西,暑假也沒事做,想想也不知道未來的工作會是怎樣,而這個實習機會,雖然薪資不高(實際上還蠻低的!),地點又在外縣市,距離也不近,為期兩個月,時間不算短,一星期六天,每天都是朝八晚五的上下班時間。簡單的講,若是去實習,那麼這一整個暑假就是完完全全的泡湯了。但是……,唉!誰叫我四分之三個大學生涯實在混得太凶了,此時若再不覺悟,只怕回頭會找不到岸邊,於是就給他狠狠地報名去,也正好可以藉著這個實習,給自己一個扳回一城的機會,或許還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

青年張的驚異旅程

這是間工廠,一間鄉下的小工廠,確切點講,是一間中南部鄉下的小壓鑄工廠。去實習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這間工廠是在做什麼的,只知道老闆希望我們去幫忙做些工廠改善的什麼的。咦!這工作聽起來還像是頗有水準的,應該是挺不錯的!

這次實習機會的三個名額,就在放暑假的前沒幾天,才好不容易的湊齊了。大家第一天風塵僕僕地騎了近一小時的機車,一大早就到了工廠。對我們三個來講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比起平常上課,自己還真覺得今天真的是起了好大的一個早。但到了工廠才發現,大家早就各就崗位,而我們卻驚險的差點遲到。進了大門,老闆先讓我們到廠房旁的一小棟建築中,看起來像是辦公室的地方,也沒跟我們多說些什麼,只是跟廠長交代了一下,就請廠長直接帶我們先參觀工廠一周。

聽到參觀工廠,大家都很期待,不知道會是個什麼樣子,我們這群劉姥姥們要進大觀園了。

火山爆發

這個工廠看起來並沒有多大,大家出了辦公室的門沒幾步路,右邊就是廠區了。

呵呵!才跟著廠長的步伐一腳踏進去,馬上感覺到一股熱浪迎面襲來,就像進了三溫暖烤箱般的熱氣逼人。身體稍微適應後,發現在廠區內的右邊整齊排列了約十台左右體積龐大的長型機器,正冒著熱氣轟轟隆隆的努力運轉著。牆壁上還寫著1,2,3,…的編號,定睛一看,就在編號上方,一道紅得發燙,看起來至少上千度高溫的金屬溶液,就像是火山熔岩,正徐徐地從上方灌進這些龐然大物中,接著經過機器的閉合、擠壓、射出、冷卻、開啟、退出等程序後(這是廠長在旁的說明),一個個的成品就從側邊落入箱中。

原來是進到了火山區了,難怪會那麼熱。看完這機器的生產過程後,唯一留在腦中久久揮之不去的,就是那色澤火紅還會發出耀眼光芒的金屬溶液,而工作人員就緊鄰在旁操作……,奇怪了,他們難道都不怕嗎?我們還只是站在離機器尾端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就已備感威脅,他們就這麼的直接操作,這難道不危險嗎?小張感到有點惶恐而在心中吶喊著。

還有就是現在這麼熱的天氣,再加上如此高溫的金屬溶液,大家不覺得熱嗎?只看到員工各個是揮汗如雨,自己也是酷熱難耐,「這間工廠是沒錢裝冷氣喔?只會用個大電風扇在吹。」心裡才這樣想著,竟不自覺地脫口而出……,廠長突然愣了一下,隨即轉過頭來,眉頭一皺:「那你家廚房是有裝冷氣的喔!……那你是覺得會有用的嗎?

這時小張發現到灰白斑駁的牆壁上除了有數字的標示外,周圍還散布著許多大小不一的黑點,就連屋頂天花板上也是一樣。就像刻意由某個角度潑灑出去的滿天星斗,只是不是一閃一閃亮晶晶,而是一點一點黑兮兮,而其中有些顏色較淺似乎是有些時日了,但有些卻看起來色澤黝黑,還滿新鮮的。

請問廠長,牆壁上怎麼會有那麼多黑色的小點?」小張手指著前面上方,好奇的問。

廠長有點尷尬,不曉得該怎麼說明比較妥當,於是頓了頓,清了一下喉嚨,「嗯!……那個是,嗯!那個……,我們剛剛不是才說明了機器的運作程序,是閉合、擠壓、射出、冷卻、開啟和退出嗎?

嗯!……」大家口裡雖然配合著回應,但心裡卻充滿了疑惑,開始給他有點發毛了起來。

有些時候……,我說的是很少的時候啦!當機器閉合不完全時,就會有很小的縫隙出現……」廠長不知為何又停了下來,似乎在斟酌著接下來該用什麼詞彙才好,大家急著想知道答案,不約而同地問:「然後呢?

廠長眼睛看著前方的機器,帶著沉重的口氣說:「這時機器若繼續運作,就會開始擠壓、射出,那……嗯!這個滿天星斗就是這樣造成的。」廠長好不容易說個明白。

蛤!」大家不可置信的同時發出驚嘆。原來不只是到了火山區,這個火山還會爆發啊!

這時,旁邊的操作人員似乎聽到精采的部分,鬥志被強烈激發了起來,也跑過來湊個熱鬧。接著答腔,「我告訴你們,這個炸起來可精彩了,就像國慶煙火一樣,火光四射的。

這個形容活靈活現的,我們恍惚看到了火山爆發時四處噴濺的融岩泥漿,「那你們不會被炸到嗎?」小張感到非常的懷疑。

操作人員不客氣的說:「怎麼不會被炸到,不過我們的身手都很矯健,只要發現快要出問題的時候,第一個動作就是立即轉身、趴下,不過有時候發生得太快會來不及趴下,背後就難免千瘡百孔……。」操作員說得是手舞足蹈的唱作俱佳。

我們不由得將視線朝向這位操作人員的背後探尋,這位操作人員也真是善體人意,馬上就轉過身來,「剛好前兩天我這台機器才炸過一次,你們看看我背後就知道了。

這一看,果然,衣服上確實有不少被燒破的小洞,這些破洞的周圍還泛著一圈燒焦的痕跡,小張驚恐之餘心理OS著,「我想你還是好好的顧好你的機器吧,那麼我們就不打擾了,這裡還真不是一個可以久留之地,大家還是趕緊離開這裡才是!

我們沒有問題了,是不是可以往下繼續進行。」小張有意無意的對廠長催促著。

口不能言,耳不能聽

小張一行人繼續往前進,才剛脫離了這襖熱的火山熔岩區,雙手就像是觸電般不由自主地迅速抬了起來,趕緊把兩個耳朵給緊緊地摀住了。

接著來到的這區,就像到了熱門演唱會的現場,只是相同的只有一樣大的音量,這裡卻只有單一尖銳又刺耳的音調。這區也真的是太吵了,吵到覺得要是再多待個一兩分鐘,要想不發瘋恐怕都很難。

這區負責處理的工作其實並不難理解,只要看看周遭大家的動作就知道在幹什麼了。剛剛壓鑄出來的半成品會被送到這裡進行研磨加工,堅硬的金屬在飛快的砂輪上摩擦著,持續發出高亢尖銳的聲音,充塞著整間廠房。實在也太多台機器了,難怪會那麼吵。

在這麼高分貝的環境中,大家發現真是有口難言,充耳不聞,忽然間每個人都變成了聾啞人士,想溝通也只能比手畫腳。到了這裡,即使廠長想跟我們說明也沒人聽得見,索性大家就快速前進,迅速遠離這個既吵雜粉塵又多的地方。

手不能碰

到了接下來的這區,大家的耳根子可是一下子給清靜了下來,而且也不熱,還感到有點涼,有點奇怪的陰涼,這還真是難得啊。來到這區,大家就像是驚弓之鳥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心情稍微的放鬆了下來,於是開始左顧右盼。但見四處充滿了奇怪的水槽,水槽上方架著一排排的掛鉤像是晾衣架的機器,有意思了,是走錯地方了嗎?難不成是要清洗什麼東西?

負責這區的主管,臉上掛著個有點詭異的笑容,從前方迅速地過來歡迎我們。為了讓我們對此區的特性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位主管特別以身教代替言教,在還沒開始解說之前,就這麼地伸出手臂撩起了袖子,我們還以為他要當場示範操作給我們看呢?結果袖子捲好後卻說:「大家過來看一下我的手臂。」奇怪了,又不是美女,這手臂會有什麼好看的。

大家看我的手臂上是不是有很多深色的斑點!」主管把手臂向左向右來回翻轉,讓大家能夠看個清楚。果然,有不少個顏色接近咖啡色,大小不一的圓點。

你們猜猜看,這些斑點是怎麼造成的?」主管說。

我們左看右看,還真難看出個名堂,就插科打諢的說:「這該不會是您沒事自殘,自己無聊拿香菸一個一個燙出來的痕跡吧!」自己說完還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主管看起來應該是不怎麼覺得好笑,一臉嚴肅的說:「我手上的這些斑點其實是被這池子裡的水給燙傷的疤痕。哇!大家不由得發出了驚呼聲,我們不是驚呼這位主管怎麼會被燙得如此的嚴重,而是驚呼我們怎麼會傻到會跟這位主管一起站在這恐怖的水槽旁。

即使我已經很小心的操作,還是難免會被燙到,這樣你們就該知道這水槽裡的水有多毒,所以千萬不可輕易碰觸或是過於靠近。」哇塞!連這個當主管的都如此的傷痕累累,那底下的人該怎麼辦啦?這哪是人做的工作!

主管接著說:「這裡是電鍍區,這水槽裡面裝都是強酸。」大家雖然很想見識一下這這一整池子的強酸是個什麼樣子,卻又都不敢,反而不由自主地把雙手都給藏到背後。主管接著伸手向左邊畫了一大圈,「這個範圍內都是自動電鍍區,但右邊角落裡的那一小塊區域則是人工電鍍。」主管似乎不太願意正眼瞧向那區,就只用手勢大致帶了一下,「不過我們大部分都已經改為自動電鍍了,現在已經很少用人工電鍍。」這時主管突然抬高音量,「但即使是自動化設備也一樣要很小心。

這工廠裡的員工真的是「賣命地」賺錢啊!很難去想像就連自動電鍍都如此的危險,那麼人工電鍍會是個怎樣的場景,難道大家都是超人嗎?還是都是拼命三郎?

前進或後退

接下來參觀了難以靠近的噴漆區、難聞的上膠區,以及組合區、包裝區……等等,還參觀了各式庫房,沒想到單單倉庫就可以分為原物料倉、零組件倉、零配件倉、半成品倉、成品倉……,真是不曉得為何一個小小的工廠,搞得那麼複雜要幹什麼。

整個工廠大致參觀完後,唯一的心得就是,終於能夠體會出早期國民黨政府所宣稱的,大陸同胞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情景啊!

結束了參觀行程,廠長似乎有許多事情要忙,就像小偷遇到警察似的急忙的離開,卻把我們給丟在原地,然後就——沒人管了。不但沒人管,還沒人理,我們想找人也找不到人,老闆也不知到哪去了,接下來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更重要的是,還沒個地方可以待。記得嗎?我們一進工廠老闆就把我們交給廠長帶去逛了好大一圈,都還沒給個安身落腳的地方,這時的我們就像個孤兒,被遺棄在充滿洪水猛獸的荒野中,任其自生自滅,這個沒人理的感覺還真有點給他怪難受的。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只好在工廠裡四處閒晃,當然啦!都是挑些相對安全的區域,最後無意間發現了一間沒人在用的會議室,真是如獲至寶,然後就這麼自我安頓下來。管它個三七二十一,已經晃了半天了,雙腳痠得要命,耳朵也難受得要死,不囉嗦,門關起來,先休息再講。

受到這麼大的驚嚇,大家你看著我,我望著你,彼此心中不由得同時浮出了一個問號,「這麼恐怖的地方,我們還要繼續待下去嗎?

 

寫給社會新鮮人(47)—驚異的實習案例(中)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