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揭弊不傷感情二「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無意間發現同事三不五時會藉機偷ㄟ公司款項,雖說金額不大,難道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這麼算了嗎!還是說要為了這點小錢去向公司舉發而跟同事撕破臉呢?要挺身而出做個顧人怨的抓耙子;還是沉默是金、鄉愿到底,真是左右為難!最好能有方法既能揭弊又能不傷彼此感情!

工處理公司的事務時就代表著公司,要是有人背著公司做出違反公司規定或是傷害公司名聲的事情,就應該要處理,不可以鄉愿,這是原則問題。我們要分清「原則」與「處理方式」之不同。原則要堅持,但處理方式就要能圓融、要有技巧。

工廠在生產過程中免不了會產生些下腳料或是廢料,一般對於這些沒用的廢料大概都是當成垃圾處理,但在對成本錙銖必較的製造業中,對於這些下腳料或是廢料並不會把它們全部當成垃圾隨便丟棄,其中有些有回收價值的,還能賣給回收商來賺點小錢,這些多出來的小錢有些公司會把當作員工福利,對員工而言也是不無小補。

廢料處理既不影響生產也不影響品質,回收金額也不大,只要有人會去處理就好了,公司通常沒人會特別理會這件事情,也就成了管理的死角。既然沒人在意,那麼稍稍的從中動點手腳、上下其手,應該不會被人發現,這樣就應該沒有關係吧!

小張在一家精密機械加工廠上班已經好幾年了,身為一位優秀的工程師,小張做事的態度總是非常的嚴謹,為了克盡職責,幫公司的品質把關,做事經常都是一絲不苟的,所以小張的個性就像手電筒照出去的光,只會走直線而不會轉彎,一旦碰到障礙要不是被反射回來,就只好消失在盡頭。

工廠在生產過程中經常會產生一些潤滑廢油,這些廢油都是由廠務人員負責處理的,說起處理的方式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直接賣給廢油回收商而已,而工廠也有固定配合的廢油回收商。廢油處理這件事情既然並不困難,當然就由最資淺的廠務人員來負責,而阿忠就是那個最資淺的廠務人員。阿忠進公司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所以也就將近賣了一年的廢油。

小張跟阿忠在個性上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小張正直認真,阿忠卻喜歡投機取巧,雖然阿忠的技術不錯,但個性上卻是見縫就鑽,經常喜歡佔一些小便宜。兩個人雖然個性不同,但工作上阿忠倒是經常給小張不少協助,因此兩人相處得還算不錯。

欲擒故縱

廢油回收商每個月都固定會來工廠收取廢油,日子一久也跟大家混得熟了,某日回收商又來到工廠,正好是休息時間,看到小張單獨一人在旁邊休息,就藉機過去跟小張閒聊。

唉!現在經濟不景氣,廢油回收的生意真是愈來愈難做了!」回收商很感慨的吐了口氣,希望引起小張的注意。

怎麼了?」小張說。果然引起小張的好奇。

現在景氣差,工廠生產少,連帶的廢油也少了。

是啊!看來大家都差不多嘛!經濟不景氣大家都遭殃。」小張附和著。

只是……,」回收商欲言又止,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似的。

有什麼狀況嗎?」小張更好奇了。

只是不只因為經濟景氣不好生意才難做,回收的廢油還會出問題,這才更傷腦筋呢!

這可奇怪了,都已經是廢油了,還能有什麼問題啊!」小張愈來愈感疑惑,緊追著問下去:「你倒是說來聽聽。

我最近發現回收的廢油,回去處理後經常發現會有短少的現象,後來仔細研究了一下,竟然發現原來是有人在廢油中摻水,才會造成數量虛增。

什麼啊!是哪家公司那麼缺德會做出這種事情,連這點小錢也要貪?

回收商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旁邊沒有別人,才很小聲地跟小張說:「我跟你講,可是你可不要跟別人講喔!

這當然沒問題!」小張拍胸脯保證。

我經過這段日子仔細的觀察,最後竟然發現是從你們公司回收的廢油有灌水的現象,只是每次灌水的份量都不多,所以不是很容易察覺。

小張吃驚的說:「你確定是我們公司嗎?這可是不能隨便亂說的。

當然了!這還要你講,我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我已經查證好幾次了,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其實因為水摻得不多,所以損失也不大,可能是負責的人想從中賺取價差,把ㄟ來的錢拿去買個飲料喝而已,其實真的不算什麼,只是被人搞鬼,心裡不是很爽就是了。」回收商繼續感慨的說:「大家也不是不認識,也不想就此打壞關係,我只是發發牢騷、隨口說說罷了,所以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可千萬不要把它說破。

借刀殺人

小張就像是走在路上時無端地被天上掉下來的鳥屎擊中,連續幾天的心情都很不好,廢油灌水的事情一直梗在小張的心中,不上不下的難過死了。自從阿忠來公司後,廢油就一直是由他負責處理,所以這件事情很明顯地一定是阿忠幹的。要是依照小張原本的個性,恐怕早就衝去跟老闆報告了,可是這次卻卡住了,因為平時跟阿忠的交情還算不錯,也經常有事要麻煩阿忠,一時之間腦筋忽然轉不過來,沒了方向,心中的感覺就像在拔河一般,始終沒有一方勝出,就那麼一直僵在那裡。

悶悶不樂的心情很明顯地都寫在小張的臉上,小張的太太發現這幾天小張下班回家後都不太說話,感覺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問小張是不是在公司有什麼事情,才會這麼一副心思沉重的樣子。小張悶了幾天的情緒,一找到了缺口,就像洩洪般的全部給倒了出來。

小張的老婆倒是個機伶的人,聽完了整個事件,劈頭就說:「你們的廢油回收商很有心機喔!

啊!你說什麼?

我說你們的廢油回收商很奸詐。

啊!你沒搞錯吧!」小張說:「他受到了損失,好意的來跟我講,又那麼信任我,怕有人因此受到傷害,還希望我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這麼好心,這樣還叫做奸詐啊!

你這個笨蛋!如果他不希望你講出去,那他就乾脆不要跟你講就好了,幹嘛還要故意先跟你講,然後再叫你不要講出去,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搞得那麼麻煩要幹什麼?我告訴你,他其實是不想要得罪人,不想因此而影響生意,卻想利用你來當壞人,去幫他達成目的,這就叫做借—刀—殺—人,你能說這不奸詐嗎?

耶!怎麼會這樣」小張似乎這才隱約發現回收商背後的用意,「嗯!……你說的好像還滿有道理的。

什麼才好像滿有道理的,你老婆我可聰明了,你都不知道。

是的,老婆大人,那你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就趕快告訴我,到底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混淆視聽

「要解決這問題其實也不困難,既然人家想要利用你,我們也不能平白地給人利用了,所以我們就給他放個煙霧彈來擾亂視聽。」

「哦!」

「你就去到處放話,就說這件事是聽別人說的,大家傳來傳去的結果,最後就會搞不清楚到底真正是誰說的,這樣我們不就沒責任了。你可以在休息的時候,跟其他同事打屁,無意間帶到說好像最近有聽到別人說公司有人在廢油中摻水蒙騙回收商,將多得的錢拿去買飲料喝,不知是真的假的?」

老婆大人剛想出這個方法,自己都還來不及得意,臉色突然急轉直下,失望地說:「唉啊!我真是糊塗了,真是可惜,依照你的個性,根本就不會去跟別人八卦,這件事要是真的由你的嘴巴說出來,恐怕所有人都會知道其實就是你說的,所以這個方法用在你身上根本是行不通的。

小張這下可急了,好不容易有個方法,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推翻了,只好再催促著老婆趕緊再想個方法。

一舉兩得

老婆大人又想了想,「有了,反正你跟阿忠還算有些交情,倒不如直接跟他講。

啊!你有沒有搞錯,這樣也叫做方法啊!直接去跟阿忠講還需要妳教嗎?要是能講,我不早就講了,又何必要搞得自己愁眉苦臉的好幾天。要直接去指責阿忠,妳有本事,妳自己去。

老婆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我有那麼笨嗎?你那麼急要幹什麼,不等我說完。

好吧!不好意思,你趕快說。」小張一臉無奈。

「你可以跟阿忠說最近有聽到謠傳說公司有人將廢油加水賣給回收商,卻把多出來的錢拿來買飲料喝。因為賣廢油是由你負責的,這個謠言對你的殺傷力很大,所以我聽到這個消息後就馬上來告訴你。我想這應該都是別人在亂說的,你要特別注意,而且聽說回收商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會跟公司反應,你最好趕緊處理。」

老婆擔心小張心裡會有疑問,於是接著補充:「你是站在為他好的立場上來告訴他的,我想在他聽到你這樣講後,應該會感受到你的善意,就會馬上停止這些舉動。其實回收商的用意應該也是在此,這件事情若是真的跟公司反應了,應該對大家都不好,若是能讓阿忠自己主動去停止摻水的動作,不是皆大歡喜嗎?你不但不會是那個抓耙子,阿忠還會認為是因為你好心通風報信而幫了他,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防微杜漸

可是,我實在覺得就是不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啊!做錯事就應該受到懲罰,否則對別人就不公平,雖然事情並不大,金額也不多,只是區區幾百塊錢,也沒什麼好計較的,但今天幾百塊沒被發現,明天就可能變成幾千元,可能不用多久他就變成領雙薪了,要是大家也有樣學樣,那時不就不可收拾了,況且這種暗中欺瞞ㄟ錢的事情,我實在是非常的看不慣。

老婆聽到小張的說法,差點沒暈倒,「你的個性真是糟糕,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我們應該要盡量與人為善才是,如果你真的非要他得到教訓不可的話,這樣也不是沒有辦法。

小張眼睛為之一亮,敦促著老婆趕快繼續說:「那你最好能夠找一個偶然的機會,順便跟阿忠的主管說明最近有聽到謠言,公司有人做出這樣的事情,當然,你是不會相信有人會這樣做,但覺得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建議主管可以去了解一下,免得被流言所傷。這樣你就不是故意去揭發他們,而是讓他的主管出面處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嘛。

代夫出征

這些方法雖然很好,但對小張而言難度都太高了,小張這種不會拐彎的個性,真的讓他去做,即使是好方法也會變成壞方法,沒有執行力一切都是空談。小張即使做好心理建設,說詞準備了好幾天,就是沒辦法說出口。

幸好小張有個好老婆,平時公關的事情都是由老婆負責打點的。最後還是利用小張與幾個要好同事下班後家庭聚餐的機會,由老婆出面,私下將事情的原委以及打算的處理方式,跟其中一位很有手腕也跟阿忠交情不錯的同事說明,再請他幫忙去跟阿忠說。

自己沒辦法處理,那就換個人處理,也是個不錯的方法。事情換人處理後,阿忠自己也嚇了一跳,本以為在廢油中摻水這種小事根本不會有人在意,沒想到不但被廠商發現了,還可能一個不小心會驚動到老闆,要是事情鬧大了,隨時都可能會丟掉飯碗,仔細想想,總不好因小失大吧!於是廢油摻水的情形就不再聽說了。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