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在節目上玩笑指出,李敖近日對大S婚姻事件不斷批評,是因為追不到張蘭,所以才用這種方式來表達愛意。此話一出便惹惱李敖,嚴正聲明這是人格問題不能拿來開玩笑,因此不惜告上法庭。既訴諸法律,卻不要求賠償也不要道歉,還做球讓徐媽買手套來接。大家都是聰明人,為何淨做些沒道理的事情?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李敖大師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李敖又出新書了《第73烈士》!這幾天到書店逛了一下,本想去找些資料,但一進門就看到李敖新書端坐在進門最顯眼處,因最近李敖告小S事件吵得沸沸揚揚的,引起好奇,就隨手拿本瞧瞧,本想內容大概就是說說歷史、罵罵國民黨之類的,沒想到一讀之下竟欲罷不能、引人入勝,於是就直接到櫃台付帳了。

 

事件

5月4日,小S在錄《康熙來了》時調侃李敖大師,「我吵不過他,但我懷疑他暗戀蘭姊(張蘭),是不是追不到她,改用這種隱性方式示愛。」蔡康永大驚提醒:「妳真的要得罪他嗎?」

因為這事,徐媽為愛女向李敖道歉:「我們全家都力挺大師,我非常崇拜他!」她說:「小S不聰明是真的,孩子要與他比較,連一根頭髮也比不上,希望他不要和小孩一般見識。」而身為小S好友的黑人陳建州也說:「相信大師懂她的幽默,她的話沒帶任何個人情緒……別把她的話太放心上。」事後記者轉告李敖,他態度似乎有點軟化:「我看了她怎麼說再講,我有緩衝期,星期一才提告。」

李敖9日(星期一)告小S加重誹謗,上午接受採訪時指出,「我告訴你,有些事不能開玩笑,我們能拿一個女人的貞操開玩笑嗎?不可以。這事關於我的人格,什麼人格呢?李敖追求一臉橫肉的女人,追求不上,然後就罵人家,這是人格問題,這不是玩笑。」李敖還說,有人說他欺負女人,他說:「她們對事情的判斷還需要歷練。」

至於是否求償或道歉,李敖表示,不涉金錢,也不稀罕道歉,「我要求上他們的節目《康熙來了》跟他們辯論,辯論3場,1人3場。」

小S的幽默出問題了嗎?

在節目中小S說話一向百無禁忌、坦率直接,幽默方式自成一格,觀眾不但不以為意還樂在其中,蔡康永則是深具智慧的控制全場。但這次小S話一說出,蔡康永就立刻警告:「妳真的要得罪他嗎?」,由此可見,此話是有問題的。

但問題在哪呢?問題應該不在小S的幽默方式,小S的講話風格一向如此,難道一句明顯的玩笑話(有誰真的相信李敖會去追求張蘭),身為大師的李敖會不懂嗎?

李大師當然知道小S在講什麼,只是剛好這個說法,又在這個時點,大師正好拿來好好的借題發揮罷了。

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李敖提告時,聲明不要金錢賠償也不要道歉,卻要求上庭前先上小S的節目《康熙來了》辯論3場。很明顯地,這件事情無關法律,無關提告,那關啥!有關人格嗎?你真的相信嗎?當然是不信囉!

李敖說:「這是測驗人智慧的時候;官司打的是過程、不是勝算。」我想大師說得應該夠明白了——我就是要挑釁。

李敖的挑釁本來就是有目的的,一位大師級的人物,怎會如此不懂幽默,並恣意、膚淺、毫不留情地評斷女人的美醜。所以重點應該不會是表面上所說的美醜或人格,而是想要引起眾人的注意、成為時事的焦點,並造成輿論的風潮。因為只有製造衝突、引起討論,大師才能有揮灑的空間。

所以小S此言一出,實際上是做了一個超級大球,讓大師逮到機會大秀一場,藉此可以充分展現大師的智慧,或許順帶打書也未嘗不可,至於大師這次為何攪亂一池春水的真正原因,應該就只有大師自己心裡才明白。

道歉有用嗎?

徐媽第一時間就出來道歉,為何李大師仍不接受?事情有這麼嚴重嗎,徐媽不但道歉,還教訓小S不夠聰明,與大師相較就連一根頭髮也比不上,這樣也夠尊敬了吧!為何就是沒有效果。

如果小S真的說錯話,那麼道歉就會有效,但小S根本就沒說錯話,所以道歉當然無效。

對於這件事情,有人說李敖欺負女人,大師回答:「她們對事情的判斷還需要歷練。」小S不是說錯話,而是中了圈套而不自知,親手為李敖打造了舞台,卻不肯上台表演,所以大師不是要妳道歉,而是邀妳共舞。

眾親友幫倒忙

眾親友見徐媽已經道歉了,李敖還不肯罷休,遂紛紛出來打抱不平,大家都不懂李敖的用意,不是口出惡言來個火上加油,就是加碼善意,祈求大師能夠高抬貴手,可惜就是沒人能配合李敖起舞,全部都在幫倒忙。

大S先說李敖「只敢欺負女性者,不帶種。大師?大失所望。」李敖回應他從不欺負女人,從他最早告的蔣介石、李登輝到五院院長都不是女人,「是要這些人去變性或去勢嗎?」

小S老公許雅鈞也說「任何人欺負或威脅我老婆,我房子賣了也要跟他拚了」,李敖則說:「我贊成小S的丈夫把房屋的產權過戶給她,就像我所有財產都過給太太,表示我愛太太。」同時也很好奇「不靠老爸就有錢、不靠老婆能成名」的年輕人奮鬥故事。李敖反問:「那無殼蝸牛怎麼辦?沒房子就不能保護老婆嗎?」李敖也澄清:「我本來就很挺大、小S,所以當初小S老公說要賣屋護妻,我就說別賣,直接過戶給小S。」

小S老公開罵後反被譏諷,弄巧成拙,遂改變方向,於5月10日微博上說:「節目或許是為了效果,私下她真的是非常善良的人,大家應該也可以從她日常生活照感受到。S非常孝順父母,照顧小孩,常常幫助人,不奢華,……希望大家能了解真正的她。 」

徐媽媽也說,希望李大師把生氣的時間去做開心的事,「我祝福他的書大賣,小S網路上支持的朋友很多,一人買一本力量也很大,如果張蘭把台灣的『俏江南』給熙媛管理,我天天請大師來吃飯。」

徐媽媽這個說法看來似乎有點搔到癢處,但仔細一聽卻又有點機關算盡的味道。這個說法一面安撫李敖滿足打書的需求,又自誇小S有群眾勢力,同時還幫大S向婆婆爭權,還真是面面俱到,但就是獨漏了那麼一點的誠意就是了。這個一魚三吃的說法,還有可能造成一些副作用,就是可能被認為暗指李敖藉此事件來炒作賣書;雖然說小S網友很多可幫忙賣書,也同樣可以發動抵制;利用要請大師吃飯,來跟親家母鬥法,藉機提出希望把台灣俏江南給大S管理,這不是吃李敖豆腐嗎。

另外立委邱毅也來湊熱鬧,在微博回應:「俗話『打是情,罵是愛』,小S的靈感大概是這句話,李敖風流倜儻,張蘭也還風韻猶存,經小S一提醒兩人還真可化敵為友!」李敖聽到「與張蘭化敵為友」卻說:「邱毅胡扯淡!」邱毅本想善意化解,但卻把李敖跟張蘭同等看待,這點李敖怎能接受。

一臉橫肉

對於李敖對張蘭「一臉橫肉!」的批評,該如何回應才好?要回應嗎?如果沒把握的話,就不要回應;如果回應會得罪人的話,就不要回應,那要怎樣回應才恰當。

遇到這種狀況,「自我調侃」或是「自我解嘲」通常會是不錯的方法。我們常看到,當名人遭受到惡意批評時,最好的方法就是自我調侃。想想布希被記者丟鞋子的事件,當時有位記者脫下鞋子,就朝布希丟去,幸好布希閃躲得快,未被擊中,場面非常尷尬,也非常難堪,堂堂一國元首,在公開場合中被丟鞋子,實在是貽笑大方,但布希不但沒有生氣,也不驚慌,對台下記者調侃道:「我唯一能向各位報告的是,鞋子號碼是10號。」並竭力淡化的表示:「丟鞋子不算什麼,就像在政治集會中,有人對你喊叫一樣,只是想引起注意。我不知道這傢伙的目的何在,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受到威脅」。布希不但能化解尷尬局面,還能凸顯自己的格局,更讓想刻意侮辱他的人達不到效果。

李敖罵張蘭「一臉橫肉!」後,網友爆料稱,李敖喜歡的女明星中,就有劉曉慶。記者隨即訪問,劉曉慶哈哈大笑、幽默地說:「李敖大師,一生閱盡美女無數,他能喜歡上我,可是我的榮幸。我真要好好謝謝李敖大師!」吹捧李敖還能順便抬高自己,真是何樂而不為?不過,劉曉慶是被列為李敖喜歡的對象,可以這樣處理,但張蘭卻是被批評的對象,那該怎樣才好?

其實公理自在人心,尤其美醜是各有喜好,不會因為某人的批評就造成什麼影響,倒是對事情的處理方式,卻會明白地告知大眾你的智商與格局。

張蘭倒是可以這樣回應:「自己也很惋惜自己的長相沒能得到大師的青睞,長相如此不是自己的錯,但也不能去怪父母,想要配合大師的喜好恐怕也不容易,幸好各人品味不同,還有不少人不嫌棄,所以就只好請大師多包涵了。」

解決之道早已安排

當事人不管是事辱罵出氣,或是道歉逢迎,軟硬兼施都沒效果,這件事到底該要如何善了。

沒得到滿意的回應,大師就把事情愈搞愈大,拼命拖人下水,要是還沒有人知道如何應對的話,只怕大師要鬧翻天才甘心。

其實,李敖在提告時,就已經明顯地告知此事該如何收場,徐媽媽也感受到善意,還說要去買手套來接,結果手套到底買了沒不知道,球漏接了倒是真的。看來徐媽的回應雖然頗為風趣幽默,只可惜少了點誠懇。

除非能想出更好的解決之道,否則李敖球都做了,又為何不接。對於李敖這球《康熙來了》製作人說:「節目是娛樂綜藝節目,任何法律及政治話題都不太適合。節目也不希望在此搧風點火。」

唉!這是法律問題嗎?這又是政治話題嗎?這明明就是娛樂話題,為何不藉此雙方互相利用,互蒙其利呢?

讓李敖上康熙,小S在節目中仍可維持原來一貫的風格,對李敖大師繼續她的徐氏幽默,也沒需要讓步或道歉,維持維護自家的立場不變,因為要跟李敖激辯才是收視的關鍵。真正最難為的反而是蔡康永,要用智慧來收場,達到皆大歡喜,共創雙贏的結局。可以在小S危急時,故意偏袒小S,但也給大師充分的表現機會來展現智慧,要對大師極力吹捧,也可以用主持人的特權來幫小S,反正一切都是節目效果,讓大師達到目的,節目得到收視率,小S護姊有理,這些都只能靠智慧過人的康永哥去臨場發揮了。

但萬一遲遲都沒人出來接球,大家都來個相應不理,不肯買單呢?那可就麻煩了,大師要是不肯善罷甘休,那就要看咱們李大師手中有多少令人害怕的黑資料,要不要用來恐嚇大家了。否則時間就是最有效的清潔劑,沒多久這件事就會從大家的記憶中,被時間輕易的抹去。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