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身居公司要職,或本身就是老闆,常會碰到有熟人請託,想要謀個一官半職的。如果介紹過來的人很有能力,那當然是感激不盡;但要是介紹個好吃懶做的人,要想拒絕還真得要有點技巧。如果是你的家人或親戚要請你幫他的小孩在公司安插個職位,而他的能力卻實在讓人不敢領教。那麼,要是錄用了,恐怕會被公司同仁當笑話,若是不用,又該怎麼跟親戚家人交代,這個兩難情況該如何處理?

拒絕別人,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拒絕親友的請求,難度就更高了。我們遇到危機時,除了要能化解危機外,其最高處理原則,則是「化危機為轉機」,同樣的,當我們遇到困境時,不只要能解決困境,還要能「化劣勢為優勢」、「化困境為佳境」。

小娟對念書沒什麼興趣,但不管怎麼說,花了四年的時間,總算是把大學給念完了。畢業後,不可免俗的,總是要找份工作。這年頭,經濟不怎麼景氣,工作實在不好找,尤其在大學混了四年,沒學到什麼專長,對於基本學科也沒甚麼概念,要找個像樣點的工作,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專職的工作不好找,那就先找些臨時的工作吧!雖然家境不錯,也不缺這點薪水,但整天呆在家裡,悶也悶死了,繼續這樣下去,總不是個辦法。幸好老天還算有點良心,給了小娟一張眉清目秀的臉蛋,以及勻稱修長的身材,一些展場、飯店、觀光景點等簡單的接待工作,倒還是有些機會,就這樣,不知不覺地,一年就過去了。

大年初二回娘家,過年期間,北部天氣異常的冷,小娟跟著媽媽從桃園回到南部外婆家,南部的太陽果然比北部的大,氣候真是溫暖了許多,在台北開公司的舅舅除夕前就回來了,小娟看到舅舅,直說南部天氣真好,不像我們這兩天差點被凍壞了。

頭髮半花的舅舅,是個工作狂,十幾年前在台北開了家科技公司,從此就開始不眠不休的工作,不但對自己要求甚嚴,對員工的要求也從沒鬆過,幾乎無時不刻都在想著公司的事情。

安插工作

晚餐時候,全家人聚在餐桌前,邊享受大餐,邊說著這一年來大家的變化,因為舅舅經營一家公司,對於經濟景氣最為敏感,消息也最多,所以晚餐的焦點幾乎都在舅舅身上。就跟往年一樣,舅舅仍是興致勃勃、滔滔不絕地說著去年市場詭譎的變化,自己又是如何的改變經營策略,才能度過難關。但到了今年,市場景氣突然大好,訂單多到做不出來,大家都嚴重缺人,只好每天都忙著找人,「現在的大學生,程度實是不行,能用的沒幾個;抗壓性也不夠,經常做沒兩天,也沒打聲招呼,人就跑掉了。」小娟媽媽聽到這裡,就順水推舟的說:「我們小娟去年大學畢業後,一直沒能找到滿意的工作,你們公司不是很缺人嗎?小娟啊,你就叫你舅舅在公司裡給你安插份工作吧!」

年後,董事長將小娟的聯絡電話交給人事經理,並交代要好好地處理這件事,人事經理知道小娟是董事長的外甥女,這件事哪敢怠慢,馬上就拿起電話跟小娟連絡:「我們董事長特別交代要我跟您聯絡,安排您的面試事宜,不過在面試前有些基本資料需要請您先填寫,完成後再麻煩您寄回來。另外看您何時比較有空,我好為您安排面試的時間。」人事經理對於這次面試的安排可說是畢恭畢敬的在處理。

人事經理是公司的元老級人物,早在公司成立後一年左右就進到公司,一開始先從人事專員做起,後來一路爬升到人事經理。公司早期的人不多,面試都是由董事長一手包辦,跟董事長配合了那麼多年,彼此培養出相當的默契的。

雖然小娟是董事長的外甥女,但整個面試作業仍是完全依照公司的招募程序來進行,跟一般求職者不同是,這位求職者並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工作,也沒提出想要做什麼工作,最糟糕的是從她的履歷表中得知,她的專長跟我們這個行業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還真不知道要幫她安插什麼工作才好。這個面試只好由人事經理先了解小娟的狀況,同時好好地幫董事長接待這位外甥女。

小娟的個性看來頗有點架子,要搞定她恐怕不容易。人事經理請小娟填的履歷表,竟然是由董事長秘書轉交過來,面試的時間也是由秘書轉達的。嗯!看來她只願意和董事長溝通,對於其他人呢?不知道是不看在眼裡、不屑溝通呢,還是不善於溝通,才直接忽略了呢?

兩難

小娟身著一身的流行打扮,到了公司會議室,人事經理很有禮貌,也很謹慎地接待她。剛開始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公司的概況,接下來就來看看這位大小姐的能耐如何?「能否請妳說明一下,妳過去這一年的工作性質與內容?」

「也沒什麼啦!就是打打零工,在一些展場做些接待的工作。」

「那妳可以分享一下妳從展場中學習到的東西嗎?」

「哪有什麼,我不過就是站在哪兒,偶而發發傳單而已,至於裡面在搞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嗯!……好!那妳可不可以講一下妳在大學時,學到些什麼?哪些科目是妳最強的?」

小娟竟然愣在那裡,半句話說不出來,這個大學生活恐怕真是混得太兇了,能畢業真是老天保佑,奇怪,這麼優秀的舅舅怎會有個這麼兩光的外甥女呢?

人事經理不敢繼續追問,趕緊說些場面話,並且很有耐心的給小娟一些教導與建議,讓她覺得公司很有心要來栽培她。

面試結束後,要跟董事長報告面試的情況,這對人事經理來講,可真是為難了。總不能直接跟董事長講:「妳這個外甥女,脾氣不好,又沒專長,不想學,也教不會,難怪只能當個花瓶,而我們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人事經理很了解董事長的用人原則,小娟是不可能錄取的,要是錄用毫無能力的人,而且又是親戚,那董事長過去辛苦所建立唯才是用的典範不就毀於一旦,但要是不錄取,那董事長又要怎麼去跟他姊姊交代呢?這個棘手問題,總不好丟回給董事長自己去處理,我這個人事經理好歹也要幫老闆想個辦法才是。

若是不錄取就一定會得罪人,所以還是要錄取才行。那就找個不影響公司運作的職位好了,弄個閒缺,花錢消災,大家都解套。這個閒缺還不可能安排在其他單位,必須要直屬於董事長才不會出事,那麼就幫董事長增加一位小祕書好了,原來的秘書仍是負責所有秘書的工作,找些無關痛癢的事情,讓這個小秘書能夠打發時間就好了,對!就交給秘書來帶,看來這應該是個可行的方案。

這個辦法看起來好像還不錯,但仔細想想,還是會有後遺症。公司沒有能力處理人情請託,就特別設個閒缺,平白浪費公司資源,而這個小秘書,大家總是要見面的,別人會用什麼眼光來看她?那麼她又會不會來個狐假虎威,在公司中興風作浪,總之,無論如何,副作用是免不了的啦!

第三條路

不能夠錄取,又不能不錄取,這可真是傷腦筋,這兩條路不管怎麼走都是死胡同,難道就沒有第三條路了嗎?人事經理陷入了沉思,雙手掩面嘆息,還不時猛抓頭髮,時而又捶胸頓足,簡直快要抓狂,恨不得拿把手槍,一槍斃掉小娟,這樣問題就立刻解決了。咦!沒錯!要解決這個問題,為何要從我們身上著手,我們又沒錯,沒能力的是小娟,那為何不從小娟身上來下手。

當然不是真的找把槍,把小娟給做了。站在老闆的立場,其實是沒有說不的空間,也就是非錄取不可。既然我們不能拒絕,那就讓小娟自己不想來,問題不就解決了。想到這裡真是太好了,人事經理趕緊去找董事長報告:

「已經跟您外甥女談過,她的學、經歷跟公司的產業屬性實在有段不小的距離,她恐怕不合適在我們公司發展,所以若是錄用的話,很可能會適應不良,而無法發揮,白白浪費時間,反而耽誤到她。幫她安插工作不一定是對她好,如果能找到適合她發展的工作,對她的未來才是真的有幫助。」

人事經理其實是暗示若以小娟的能力,實在是達不到公司的錄取標準,但卻巧妙的以專長不符來帶過,更引導董事長以關懷小娟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如何做對小娟才是最好——希望能讓董事長接受自己接下來所要提出的做法。

「雖然客觀上看來,小娟雖然不適合在我們這行發展,但以小娟的外型與談吐,倒是可以試試看業務方面的工作,我想我們還是可以給小娟一個機會,就像一般的新人一樣,一切按照公司的規定,嚴格的來要求與考核,如果小娟肯學的話,那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妳說的也有道理,那就讓她從業務助理開始歷練好了,至於專業的部分也需要重頭學起,妳就請業務部張經理再跟她詳細說明。」董事長心理大致了解人事經理打算要如何做,並對人事經理的處理能力很有信心,也相信這件事她會處理得面面俱到。

小娟第二次來到這間會議室已不覺陌生,只是這次的面試主管卻換了個嚴肅的張經理。人事經理先簡單的跟小娟說明:「董事長特別將妳安排到我們公司最重要的部門,由全公司能力最強的主管來教導妳,希望妳能夠有所發揮。」接著就安排張經理和小娟面試。

善意的恐嚇

「妳好!我是業務部張經理,董事長有特別交代我要好好的教導妳,所以我會盡力的讓妳在最短時間內達到公司的要求。我先介紹這個部門的工作,業務部門是公司最重要的單位,公司的營收全要靠我們,所以我們部門有個特色,就是大家的工作壓力都很大,每天都習慣加班到很晚,非常歡迎妳加入我們的行列。」

「耶!怎麼會這樣,不是應該安排個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嗎?我應該有特權吧!」小娟看著不苟言笑的張經理,非常認真的在介紹工作內容,心理卻一直不停地嘟噥著。

「剛開始前一個月妳要先認識公司的產品,我們公司的產品有五大類,共一百多種產品,妳要了解各類產品的特性與重點,我們每位新人都一樣,滿一個月後會有一次測驗,由業務單位、產品開發單位以及品管單位針對產品的熟悉度共同會考,若是沒通過,則會有一次補考的機會,看妳這麼聰明,我想絕對是沒問題的。」

「哇!要加班還要考試,這是什麼公司啊!」小娟心理老大不高興,這位張經理還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不知還有什麼沒交代的,這下子恐怕可真的是上了賊船了。

「業務的工作,除了最基本要了解產品外,還要負責整理銷售資料、和客戶連絡銷售事宜,以及收款及催款等作業,我們有數百家客戶,這些客戶經常都會有產品需求,所以你平均每天要聯絡十數家客戶,另外有些每月有固定需求的客戶,訂單會直接由業助處理,當有其他特別需求的時候,訂單才會由業務人員處理,所以妳對這幾百家客戶也要相當熟悉才行,因此在第二個月結束時,同樣會有一個測驗,看妳對客戶的熟悉度,以及能否充分掌握與客戶應對的技巧。」

小娟聽到這裡已經快要不行了,臉色愈來愈難看,心裡吶喊著:「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沒什麼經驗嗎?竟然要我做這麼繁重的工作。」

張經理發現小娟看起來面有菜色,而且神色緊張:「妳不用擔心啦!雖然我們公司十個新人中只有三個能夠留下來,其餘七位大概在三個月內就會被請離開,但董事長說你的資質很好,才要我們好好的培訓妳。」

張經理又繼續說了一堆嚴格的要求,小娟愈聽愈不對,想了半天,最後終於有了結論——這家公司哪能待啊!看來舅舅這次是來真的,自己有幾兩重,難道自己會不知道嗎?要是三兩下就被看穿,那豈不是丟死人了,丟人不打緊,沒事幹嘛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壓力弄得那麼大,是吃飽了撐著嗎?想來想去,不管怎麼想都不划算。難怪每次看到舅舅都是忙於工作,看來這整家公司都是這樣的。

董事長真的有跟張經理說小娟的資質優異,要他特別照顧嗎?這當然是沒有的事,全部都是人事經理跟張經理套好的招,打著為她好的名義,要讓她自己知難而退,要是她仍執迷不悟也沒關係,只要她能撐得過來,也就證明她是可造之材,那也沒什麼不好。

小娟回去後,媽媽很關心今天的面試結果,就問小娟:「妳今天面試的情況如何?妳舅舅到底給妳安排怎樣的工作?」

「舅舅的公司好無聊喔,做的都是些高科技的東西,我都聽不懂,也沒有興趣,工作辛苦得要死,環境也不好。我比較喜歡服務業的工作,所以舅舅那邊,我想還是不要過去好了。」

這下換成媽媽要傷腦筋了,人家一番好意要幫妳安插工作,也派了兩位經理來幫忙,結果自己卻因為怕吃苦而不想過去,最後還得要這個老媽編個理由才不會太丟臉。

 

能夠認清事情的本質,事情就會變得很好處理,若是一直在表象上打轉,則永遠都不會妥善解決。這件事情的本質是舅舅願意提供工作機會,而外甥女卻沒有工作能力,很明顯的,這怎麼會是舅舅的問題呢?問題應該是在沒有工作能力的小娟。如果小娟資質聰穎、態度認真、又有人緣,那麼安插個工作又有什麼問題,還怕她不願屈就呢,所以只要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就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