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長朱立倫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求縣府人員屏除官僚主義,規定不准對人稱「公」、道「座」,此令一出,立刻引起輿論關注,事情真有那麼嚴重嗎?朱立倫自己不是也曾稱吳伯雄為伯公!這個命令不但得罪所有被尊為「公」的人,也把所有的「檢座」、「議座」……等等「座」也都給得罪光了。難道革除官僚主義有錯嗎?要不然問題出在哪裡呢?

剛出爐的新北市長朱立倫1/25在市政會議中,指示局處首長要摒除官僚主義,不准叫「什麼公」、「什麼座」的,要叫「公」的話就送到太廟去,叫「座」的乾脆回家當太座,一席話震撼官場。革新政風,免除官僚絕對是值得肯定的,朱市長有勇氣甫上任就大力提出改革,實是民眾之福。公務人員若能夠從此不逢迎拍馬,並能言所當言,大官們就不易患大頭症,不會官大學問就大,此政策若真能落實執行,政治風氣就有機會煥然一新。

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但這稱「公」道「座」的一席話卻也同時產生了許多副作用。首先是把所有德高望重的眾公們全給得罪光了。稱「公」道「座」的問題,是出在逢迎拍馬的人,而不是被稱「公」道「座」的人,但朱市長的表達方式卻是:「如果稱哪個人是什麼『公』,那不如把他請到公廟裡;如果稱哪個人是什麼『座』,那不如請他回家當太座比較適合。」這樣反而會讓人誤以為被稱「公」道「座」的人是要被檢討的對象。不但如此,每位被稱「公」道「座」的人還陷入了另一個窘境,就是之後要是別人又對自己稱「公」道「座」時,自己到底該如何回應呢?是要繼續被尊為「公」呢?還是到底應該如何稱呼呢?這時吳伯雄卻幽默的化解了尷尬的場面:在1/28國民黨中央舉辦尾牙時,吳伯雄笑稱:「剛進來時候,有人改口不叫我伯公了。」他非常高興大家以後叫他「雄哥」。多麼尷尬啊!一位已有年紀的人,還要自嘲很高興成為「雄哥」,用自己變年輕了來化解這個局面,多麼不堪啊!事實上,這個「雄哥」的稱呼也顯得不倫不類,大家還是趕快回到正常的職稱吧!

所以這個窘境讓即使原本就是德高望重的人,都變成了喜好被逢迎拍馬的人。這下子還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所有被稱「公」道「座」的人瞬間好像都成了官僚問題的根源了。

何處在稱公

不得稱「公」另外引起的副作用就是朱市長的改革對象到底是新北市府還是國民黨。我們一般很少在公職人員間聽到有人在稱「公」的,但在政黨中,稱公之聲倒是不絕於耳。國民黨除了早期的泰公、水公到最近的伯公、春公外還有一堆公;就連民進黨的乃公也來湊個熱鬧,稱公還真是不分黨派啊!所以這個政令看來對公職人員似乎影響不大,反倒讓人很難不直接聯想到是針對國民黨而發的。雖然朱市長後來澄清「禁公論」僅限新北市政府內部,是希望公務機關內部同仁不要用「公」或「座」來彼此稱呼,希望能摒除官僚主義及封建心態,作好為民服務的工作。但到底又有那位公職人員目前是被稱「公」的呢?

局處首長的後腦勺

再來引起的副作用則是,朱市長後來到市府局處視察時,某局處首長居然順口就說出「這是副座的辦公室」,讓朱市長非常不高興,立即對之嚴詞「你再講一次,什麼座?」該局處首長發現說錯話,趕緊改口「是副……局長辦公室」,這時朱市長竟當眾拍了他的後腦勺,還補了句「官僚!」這個畫面,真不知大家看了心中作何感想。如果朱市長要演一齣戲,讓大家知道他的改革是玩真的,那麼,他的核心團隊就更應該要賣力的配合演出才是,而不是表現得狀況頻仍,搞不清楚狀況。

朱市長既然宣布了不得稱「公」道「座」,隨行的左右手就應該立即配合執行,這樣才會顯得我們朱市長帶人是有一套的,也顯得大家很願意配合。但結果卻是連自己身邊的人都做不到,甚至一時半刻還想不出來該怎麼稱呼,這齣劇不就演得太沒默契了。若是在朱市長開口問的同時,身邊的人馬上就能說出這是副局長辦公室,朱市長接下去則稱讚這樣稱呼不是很容易嗎?並趁此宣導為何要要求大家這樣稱呼的道理,那麼效果不是會更好。而不是發現自己身邊的人也沒辦法配合辦理,惱羞成怒就出言恐嚇,甚至出手打人,這樣反更讓人認為朱市長的管理是有問題的,更凸顯其管理模式是威權與官僚的,官大不只學問大,還可以羞辱人。大家自己可以想想看,在你成年後,有誰會因為你說錯一句話,而且只是一句不會造成任何實質傷害的一句話,就很無禮的往你後腦杓拍下去,而你還得要畢恭畢敬的承認疏失呢?

巧合的是,被修理的一級主管,包括經濟發展局局長江俊霆、觀光旅遊局長陳國君和新聞局長林芥佑,全都是朱立倫帶來的子弟兵,青一色屬於核心幕僚,所以這個修理的動作,就有拿自己人開刀、打自己小孩給別人看的味道,也就是告訴原台北縣政府的人我連自己人都不留情,未來對於命令的執行,你們當然就更不用懷疑了。這個動作同時也暗喻前縣長管理鬆散及官僚,所以新市長一上任,就故意來凸顯這個問題,想當然爾,前縣長應該也不會太高興吧。

一場要屏除官僚主義的宣示卻造成了莫大的副作用:得罪所有德高望重之前輩,造成公公們的尷尬窘境,以及一堆人的無所適從,還造成自己的負面形象,代價可真是不小。

用意良善,方式欠佳

要屏除官僚主義當然是值得鼓勵,但要用對的做法,事情才可能順利進行,所以朱市長的出發點是對的,但在作法上卻非常值得商榷,如果能用更好的做法來表達,這樣執行的阻力才會小,事情才會圓滿。否則就會淪為作秀、炒作話題而已。我們撇開作秀的議題不談,要找到適當的做法就要先釐清到底官僚奉承與對人敬重的界線在哪裡,如果弄不清楚,就很處理這個問題。

每件事情的影響層面很廣,政治人物在處理事情時,最好能夠多所考量,面面俱到,讓良好的原意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公務員確實不應該有官僚氣息,對人稱「公」稱「座」的有時確實不妥,但若是真的德高望重的人,對他尊稱為公,難道這樣也不行嗎?對於值得尊敬的人,為了表達自己的敬意,稱呼時不是應該要用較為尊敬的稱謂來稱呼對方,這樣才不會失禮,如果照朱市長的說法,對於「公」的這個稱呼就一定是逢迎拍馬的稱呼,那我們稱前總統「蔣公」也是如此嗎?

對退休且德高望重之長者才尊稱「公」

其實只要不對仍在職者稱「公」就比較不會有問題。對已退休、不涉事務且德高望重者可尊稱「公」,以表示尊敬,讓人覺得他這一生從事公職、為國貢獻,是值得敬重的。不要讓人感到人情冷暖,退休之人,若是一退休,沒有了實權,大家馬上就直呼其名諱,失去對其之尊重,這樣是否也太現實,而令人覺得世態炎涼。其實退休之長者很多都擁有豐富之經驗,而你若需向其徵詢意見時,為了表示尊重,而尊其一聲「公」,也應是最基本的禮貌吧!只是被稱「公」者自己也要有良好的示範,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根據自己多年的經驗來給後輩一些意見,表現出長者的風範,而不要時時放話,干涉政策,這樣就不配稱「公」了。其實在演藝界也有類似的作法,過氣的演藝人員,有些可能晚景淒涼,或是已為世人所遺忘,因此演藝界就會特別團結,一但有藝人辭世,就會特別表彰他過去在演藝界的貢獻,多麼受到大眾的喜愛,所有線上的演藝人員都會表現出對他的敬重與感佩,這其實就是在塑造大家對資深演藝人員的尊敬與感佩,當自己未來退休後,也希望能受到相同的對待。

何時稱「座」

如果對自己的長官,或是同體系的人稱「座」,就很明顯的有奉承阿諛的感覺,所以應以職稱相稱較為適當。但如果對不同體系或是關係很遠的單位,有時為了辦事順利,而用比較尊敬的稱呼,來維持人際關係,對處理事情其實是很有幫助的。因此奉承與公關之間要如何區辨,其重點就在與對象間之關係。對其他單位的人用尊敬一點的稱呼,對於事情處理上來說對方會比較容易配合,這是屬於公關技巧,非關逢迎拍馬,對於事情的推展是有幫助的。譬如當公務員需要檢方的配合,又跟對方不熟悉,那麼尊稱對方一聲「檢座」,不是既尊敬又簡便,對於議員尊稱一聲「議座」也不為過吧!但部屬稱上司為「副座」時,就很明顯的是在奉承了。

尊敬與奉承之差異在於用心,你以怎樣的心態去稱呼對方,就會產生怎樣的結果,今天官僚氣息濃厚,即使是一般的尊稱都會導致奉承的結果,那麼,這些用語就都不適當。先屏除這些用語,導正風氣後,才能以正確的心態來尊稱對方,這也是必要的作法。

管理是從小細節做起

去計較對人如何稱呼,這麼枝微末節的事情,是否有失堂堂市長的格局?這其實是不會的。因為懂得管理的人都知道,管理要從細節做起的,如果小細節都沒辦法管好,又怎能管好更大的層面。因此,朱市長要整頓官僚風氣,從改正不當的稱呼做起,是要展現其觀察力、以及執行力,並有心要做好的。只是很可惜的是,在事前沒有妥善規劃,而導致嚴重的負面影響,結果就是未蒙其利而先受其害,一個好的政策,執行時若能再多一點EQ則事情將更圓滿。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