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心最有力量 EQ的高低常左右著事情的成敗,當我們在情緒沸騰時,認知上所接收的負面訊息多數是錯誤的。每一種情緒都有它的作用,任何一種情緒都可以具有建設性。平常人有效的控制情緒,可以避免工作或生活上做出錯誤的決定,但國家領導人面對更大的局面、更大的挑戰,則需要更高的情緒控制,這就是達賴喇嘛所說的「慈悲心」。

個社會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種種的社會亂象,都讓人覺得,這個社會到底是怎麼了。貧富的差距愈來愈大,人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也愈來愈高漲,大家不計後果的尋求改變,只為了求條生路,卻尷尬地讓自己陷入更悲慘的窘境,愈追求民主自由的結果,反而愈身受其害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記得許多年前台灣商人剛去大陸發展的時候,與大陸人交手,許多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你根本就玩不過大陸人,原因竟是,在他們的字典中找不到「禮、義、廉、恥」這四個字。當你的對手或合作夥伴可以為求自身利益而不顧誠信,可以理所當然的撒下彌天大謊而臉不紅氣不喘;可以為求自保而犧牲同伴;可以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的時候,你當然玩不過他。但是這是由於大陸實行文化大革命,以及大搞階級鬥爭所造成的後果。

但曾幾何時,我們看看現在台灣政壇的藍綠惡鬥,也幾乎快看不到「禮、義、廉、恥」這四個字了。無恥政客為求當選,可以昧著良心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的欺騙選民;可以為求支持,大方承諾,當選後卻理直氣壯的來個髮夾彎,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也;可以厚顏無恥的做著當選前痛斥前朝執政者的不當做為,只要大舉正義的旗幟,就可以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無法無天的做著完全違背自己一心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中心思想。

這個社會怎麼了。

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蓬勃發展的結果,竟也產生與大陸共產主義類似的結果,更諷刺的是,現在大陸正積極的想填補文化大革命所抹掉的空白,而我們卻因為政治抹紅,企圖拋棄中華文化。

社會愈富裕,科技愈發達,人民的不滿卻愈高漲,愈有錢的人愈能掌握權力,掌握權力就能掌控資源,就愈能保障有更高的獲利。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結果,金錢主宰了一切,富人愈來愈富有,窮人則愈來愈窮,衝突則愈來愈大。

路走偏了

是的,路走偏了,有權有勢者,人人掛著羊頭賣著狗肉,操控著整個社會,假藉民主自由之名來落實圖利自己,而改革者竟也同樣掛著羊頭賣著狗肉,假借民主自由、伸張正義之名來為自己未來政治鋪路,謀取私利,因此靠著原來的機制只會愈來愈惡化,根本無法改善。

不但政治腐敗,經濟發展的型態更是惡化。全球化已造成贏者全拿的激烈競爭,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社會M型化發展,富者愈富、窮者愈窮,再加上當今人工智慧的突飛猛進,這個社會除了菁英份子以外,其他人未來可能都將被機器所取代,這個對大多數人而言愈來愈沒有希望的社會,人民終於憤怒了,群起而抗之,但結果卻是換湯不換藥,得到的要不是一個貪腐的政權,就是一個無能昏庸、口號治國的政府,不管是紅、橙、黃、綠、藍、靛、紫,哪一黨都一樣。

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

社會上人人利慾薰心、自私為己、笑貧不笑娼、有錢的是大爺,自由經濟、民主政治的本質中到底缺少了什麼,才會讓社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追求自由、堅持民主應該是對的方向,這點應無庸置疑,那麼是否是在作法與執行上,發生了嚴重的偏差。

對於這點,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達賴喇嘛則認為造成當今的亂象,這是現代教育的問題讓我們心中只有個人成功、財富,卻沒有道德原則,只要有權有勢,什麼都沒問題,商人和政治人物都是這個系統下的產品,這就是他們的思維。今天的教育沒有帶給人內在的平靜,也沒有指導道德原則,在這種教育系統中成長的人,學不到內在價值的重要性。

不只是教育系統出了問題,更糟糕的是身教的影響,愈居上位者,本應愈謹言慎行,其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對社會具有極大的影響力,若在位者恬不知恥,人民就漸趨下流;若執政者言而無信,社會必詐騙四起;若老闆都不在乎,員工又何必認真看待呢?所謂上行下效,領導者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國民也就跟著道德淪喪了。

制度做不到的要靠道德,鬥爭達不成的要靠慈悲心

無論制度設計得再完美,也要靠人去執行,同樣的規定,用不同的心態可以執行出完全相反的結果。法律並不是社會公平的標準,那只是最後一道防線,更何況有權有勢者不只能操控執法,還能控制法條的制定,法律變成了服務權勢者的工具,那麼法律連成為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都不復存在了。

顯然的,人們的心都迷失了,有權有勢的結果,只給少數人帶來利益,卻給社會帶來災難,汲汲營營的爭取,只帶來更焦躁的人生,無法給內心帶來平靜。「一個健康的經濟體系,不是看有多少億萬富翁,而是看總體人民的幸福狀況。只有當資本主義能夠真正照顧到每一個人時,才能算是一股向善力。」達賴喇嘛這樣表示。

EQ之父丹尼爾‧高曼,於1996年提出影響全球的EQ,也是達賴喇嘛超過三十年的知交,在推出一系列EQ著作之後,解析了對情緒轉化有深入見解、強調以慈悲心來改變世界的達賴喇嘛,寫成了《柔軟的心最有力量》一書,說明了多數的苦難皆是欠缺「慈悲心」這個道德責任的結果。當每一個人都透過人類道德系統的核心價值、科學研究結果、基本常識,來進行自我轉化後,真正的改變才會發生,而不是由政府或是聯合國來決定。

當有意將情緒轉變成一種傷害性行為時,這些情緒就是毀滅性的,否則,任何一種情緒都可以具有建設性。當我們真誠的對他人付出關懷時,在日常生活中的我們,不僅會變得更仁慈,甚至也會讓自己從憤世嫉俗的反應中獲得解脫,當你想到其他人時,你的心胸就會跟著敞開來。慈悲與利他是個人想擁有真實的快樂與幸福,並進而影響全世界朝永續生存的鑰匙。

就像美國心理學家達克沃斯博士所著《恆毅力》書中所說的,創造卓越成就的關鍵恆毅力,其心理特質中的目的,指的就是「造福他人的意念」。所以當人心存善念,慈悲利他時,就能將制度朝好的方向執行,當政者才能放大胸懷真正為人民謀福利,而不會為一己之私,求個人之利;有錢或是有能力者,才會以本身的能力來濟弱扶傾,修正貧富兩極化的發展。

慈悲並非可以不公義

達賴喇嘛眼中的慈悲心,比那些在刻板印象中,主日學校所稱,軟趴趴的仁慈要來得剛毅。他認為完全公開罪行,是對公眾表現出慈悲心,是表現公平正義的必要強制手段。要將犯錯者的行為,和犯錯者本身區分開來。反制錯誤行為,但關愛犯錯者,也就是盡力去幫助他,讓他改變他的錯誤行為。在對抗錯誤行為時,對行為者投以慈悲心。寬恕的真諦是:不加怒氣到行為者身上,但也不接受他們的錯誤行為。

以不使用暴力的方式來實踐行動,這樣不但沒有讓他們變弱,反而讓他們比訴諸暴力者,具備更堅定的勇氣。非暴力不代表必須消極被動地接受不公義事實,只有當論點站不住腳時,才會轉求暴力,鎮定和非暴力是力量的標誌。

新思維

經濟系統本身不見得是一個問題,問題不在於資本主義,或是社會主義,而是參與該系統的人,本身缺乏道德原則。只要出現自私和剝削的態度,這些所謂的「主義」就會沉淪。在達賴喇嘛的想像中,有慈悲心的經濟體制,是一種企業家精神的表現,融合完整健全的社會支持體系,和對財富的稅制。

當今世界有全球化的競爭,卻沒有全球化視野高度,為求人類福祉的領導人。一名能帶領我們轉型的領導者,需要一個廣闊的視界,以駕馭最極限的困難,讓思維深入到未來的藍圖,將心思放在常遠的目標和群體的福祉上。這種領導人不是為自己,或自己的團體行動,而是為全人類。這種領導人不是一般的領導人,而是我們現在所需要的一道清流之音,這才是我們所期待盼望的領導人。

書籍資料

■  書名:柔軟的心最有力量(A Force for Good)

■  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Goleman)

■  譯者:施婉青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出版日期:2017年0103

 

註:此篇應天下雜誌邀約,分享新書心得。

 

 

創作者介紹

凌帠的管理世界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