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改行,先拿敲門磚 來源: Vincent_AF@flickr,CC BY-SA 2.0 不管是工作不順利、專業沒興趣,還是產業沒前景,亦或是同樣的工作做得太久了產生了倦怠感,甚至是發現根本就走錯行了,無論如何,總之,萌生了改行的念頭。要改行可不像改衣服,可以說改就改,除了要具備該行的專業外,還要有競爭力,更重要的是要先拿到敲門磚,一個強而有力能夠敲開該行大門的敲門磚。

作久了,難免會倦怠!在同一個行業,做同樣的事情,做久了,真的,很容易感到疲憊,再一看工作的前景似乎已到了盡頭,不再有多大的變化,大概就是這樣了吧!上班沒有動力、工作沒有熱忱、人生沒有目標,就連領個薪水也像是行屍走肉,怎麼辦?不如……,改行吧!

日久生厭

嗯!……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小劉說話的時候顯得有點遲疑。

小張看小劉的表情怪怪的,滿臉的疑惑:「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告訴你喔!我……打算要離職。

蛤!為什麼?」小張這一驚非同小可,小劉想離職可是完全出乎小張的意料之外,「不是做得好好的,為什麼想離職?

小劉想了一下,似乎在考慮該怎麼說才能讓小張較容易接受,「你知道的,我做這份工作已經好幾年了,升也升不上去,做久了,感到很疲乏,就想換個跑道試看看。」小劉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直接攤坐在椅子上,眼睛直視著小張,「你過去不是換過好幾個行業,應該比較有經驗,所以想聽聽你的看法。

那你要換到哪裡去?」小張想先了解這只是個想法,還是已經有個譜了。

小劉稍稍坐起身子,抿了抿嘴,然後說:「我想找……,嗯!……,我想找生管方面的工作。

蛤!」這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你說什麼?」小張激動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沒聽錯吧!」小張嘴巴張得老大,久久合不起來。

你頭殼沒壞掉吧!」小張作勢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你一個寫軟體的,又是什麼時候變成會生管了?

小張的年紀比小劉大了一些,本身就是IE出身,也曾經待過半導體業,對於生產方面較為熟悉,而且小張也換過好幾個完全不同的產業,所以小劉才會請小張提供意見。

小劉說:「我這幾年接過好幾個有關生管方面的專案,尤其是在做系統分析時,跟這些半導體廠的生管人員過從甚密,對於各種作業上的細節都曾仔細地討論過,也對工作流程深入研究,所以我想換跑道最有機會的,應該就是生管了。

小張看小劉講話的表情,就知道他對自己沒有多大的信心,「那這是你想要的工作嗎?

小劉遲疑了,想了想後說:「我除了會寫程式外,其實其它的什麼都不會,我只知道我未來的人生實在不想再繼續寫程式了,可是想來想去,能換的就只想到生管一項。我想,很多事情也是做了以後才知道有沒有興趣,或是好不好,而且我對生管並不陌生,也認為自己應該有能力可以勝任吧,就是這樣。……那你覺得呢?

想改行,有先決條件

沒機會!」小張斬釘截鐵的說,「我的意思是,以你現在所處的狀態,應該很難有公司會錄取你。

為什麼呢?」小劉原本沒什麼精神的表情,這下顯得更蒼白了。

小張一看小劉悽慘的臉色,趕緊解釋道:「我不是說你在生管方面的能力不足,而是以你現在的條件,別人會很難用你。」小張不說明還好,愈說明小劉反倒更疑惑了,小張繼續說:「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以人資或是用人單位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就更容易清楚明白了。

大家找工作最常用的觀點就是,我的能力是否符合這份工作的需求。」小劉點頭表示同意,「可是用人單位的邏輯卻是,我為何要用你……,」小張聲音故意拖長,並加重語氣的說:「而不是選別人。

所以你的第一個問題,不在於能力符不符合這個職位的要求,而在於能不能競爭得過別人。

什麼!」小劉大聲的說:「你說這是第一個問題,那你的意思是說還會有其他更多的問題囉!

你不要急嘛!我一一的解釋給你聽。」小張吸口氣,準備發表長篇大論,「生管是個傳統職位,市場供給不缺,所以競爭者眾,你非本科又沒經驗,所以競爭力弱;再來你已有多年工作資歷,一般會要求較高的薪資,也是不利的條件;好吧!即使你願意降價以求,對方同樣也多半沒有意願;更何況你已是主管資歷,要爭取主管職位你的條件更是不利,而若不擔任主管,也會有適應上的問題,你想,有哪個用人單位只是為了要用你,而要給自己找這麼多的麻煩呢?」

可是我會寫程式又懂生管啊!這也是優勢吧!」小劉急著想幫自己挽回頹勢。

小張不客氣的說:「那對方就會把你放到資訊單位,然後來協助生管,所以生管單位還是不會用你。

那該怎樣才會有機會呢?

一腳踹開房門,那是電影騙人的情節

小張嘆了一口氣說:「想改行,要先拿敲門磚,你缺的就是這個敲門磚。而這個敲門磚,不是隨便能敲敲門的就好,而是份量要大到足以敲開門的才有用,且這扇門並不是像警匪片演的那樣,隨便用腳一踹就能踹開,要敲對門路才有用。

小劉聽得一愣一愣的,「那你倒說說看,我該拿的敲門磚到底是什麼?

我這樣講好了,如果你現在已經是生管單位的主管,然後還有系統開發的能力,那你的競爭力是不是很強。

你這不是廢話嗎?」小劉差點髒話沒罵出來,「我不就是因為沒有生管的資歷才沒機會的,你這樣講不是在繞圈子,儘搞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搞錯了,其實你並沒有抓到重點。」小張安撫著小劉,「一般來說,要換跑道最容易的就是公司內調部門,這是最容易做到的,公司要培養人才,就會比較有願意讓人才去歷練各種專業,做比較大幅度的調動。但很可惜的是我們公司沒有生管單位所以調動不了,而你眼前最有可能的,就是去應徵半導體廠的資訊單位,等應徵上了之後,再找機會調到生管單位,這才有機會

小劉聽了雖無法反駁,卻也不太願意接受,就在那裡沉思著,小張看小劉沒有回應,就繼續補充說:「以我的例子來講,我最早在金融業的集團總部上班,有次集團打算要開家建設公司,主要人員都找齊了,但進度卻給區區的一本營運計畫書給卡住了,奇怪的是這家新公司未來該如何經營,負責此案的人用口頭報告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但要把它寫成書面報告卻是困難重重,這實在是很難想像,但事實就是如此。

不會吧!」小劉雖然不懂營運計畫該怎麼寫,但也同樣覺得很不可思議。

但事實就是如此,他們搞了半天,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向我們單位求救,希望能借將幫忙。我的主管收到消息後竟一口答應,還馬上指派我負責,只是我也毫不猶豫地馬上提出抗議:『我從來沒接觸過營建業,根本不懂這個行業,哪可能幫他們寫什麼營運計畫,所以我也寫不出來。』

是啊!」小劉沒意識的搭著腔。

但我主管卻說,其實這並不困難。你當然不懂怎麼經營建設公司,但你只要跟他們配合,幫他們把心中所想的,用有組織的方式寫出來,再把它弄成營運計畫的格式就行了。而其中最重要的應該是財務規劃,這才是他們寫不出來的真正原因,不過這方面就是你的專長了,所以沒問題的,你就幫幫他們吧!

被主管這麼一說,我哪還有推拖的理由,就花了一段時間,還真的把這份營運計畫給寫了出來,建設公司就這麼順利的成立了。」小張講的時候還微微露出小小的驕傲。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可是講這個是要幹什麼呢?」小張自問自答的說:「我告訴你,這一份看起來跟我工作毫不相關的報告,未來竟然會在我找工作上,發揮關鍵的作用。

小劉隨便猜測的說,「難不成,你後來還跑去建設業,這會不會太跳慟了。

沒錯,還真被你給猜對了。」小張兩手一拍,讚賞小劉有慧根,「我後來因故離開集團想找工作時才發現異常困難,這點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原來在集團控股公司的工作竟然沒幾家公司有類似的需求,除非也是大集團,否則哪會有這種需求。而我當初會離開這個集團,也是因為集團太大了,對外界的刺激總是反應遲鈍,且天天在雲端看集團高層在那裡高來高去的,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總覺得很不踏實,才想要離開集團。而這下離開後卻找不到適當的工作,且試了一陣子之後也沒有結果,就不知到底該何去何從了。

嘿嘿!你這不是跟我現在的情況有點像。」小劉有點幸災樂禍的說。

是啊!要不然我舉這個例子幹嘛!」小張白了小劉一眼,「一段時間找不到工作,沒辦法,就不管是什麼行業,只要有機會就先去試試看。有次看到一家建設公司要找人,就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履歷表先丟過去再說,當然我唯一與建設業扯得上關係的那篇營運計畫,不消說,當然是用力的把它寫在履歷表明顯處。結果嘿嘿!效果奇佳,馬上就收到面試通知,也很快的安排面試,最後一試中的。嗯!你知道為什麼嗎?

小劉本能的反射說:「為什麼?

因為這家建設公司已規劃要上市,正為了全公司沒人會寫五年營運計畫而傷透腦筋,既然無法內求諸己,只好外求他人,而我正好寫過營運計畫,他們幾乎是不用考慮的當場就錄用了。我就從此踏入了營建業,而且這一做就是好些年。

你的運氣還真是好。」小劉說這話時,心裡酸酸的。

這就叫做物以稀為貴,市場的供給少,所以競爭容易,而我又有實務經驗,我是真的拿得出這本營運計畫的,所以我這塊敲門磚可是堅硬又強大的。

小劉聽完了小張的說明後,雖然心裡明白,但還是敵不過對目前工作的沮喪感,所以工作還是辭了,也去應徵了好幾家生管職務,結果卻不出預料的,通通都沒有錄取。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小劉對原本工作的無力感愈來愈淡,卻對未來的恐懼感愈來愈深,在一陣不斷的嘗試失敗後,小劉還是重回原來的老路,回到老本行,再次找回溫暖。

 

 

 

凌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